— 昼道 —

【安燕/露中】一个与另一个

太太太太甜太可爱了!!!感谢应援!!!!!!!

园子子子子子子子:

●2017露中帝都茶话会应援。


●普设,安燕占主体,一个大学外的恋爱故事,


●以上都OK就请↓




一个与另一个



  这是对于初夏来说有些糟糕的天气。今年的太阳热情过了头,气温升得很快。连夜晚也似乎比往年热了那么点儿,人们更愿意待在家里购物打游戏,难得出来和谁谈场恋爱。


  我对着占据了一面墙的镜子,不顾洗手台上已经揉成团的几张纸,又抽出一张来擦我的嘴巴。这次真的不会再有浓厚的蜜桃色软膏了,但我还不满意,睫毛上还有几层的米色眼影等着我去对付。即使它们被抹得均匀完美,一看就知道是一个熟练女人的功夫。可那是过去的安雅·布拉金斯基卡娅胡乱搅出的烂摊子了,新的安雅·布拉金斯基卡娅,已经在一个小时前,也就是夜半十一点——诞生了。


  在人群里卸妆,这种事我还是第一次干。毕竟,他们认识的安雅都是来自俄罗斯的大美人,身材也好相貌也好,睫毛扑闪个子高挑连眼睛都是紫色的,像是青春少女读本里的女二号,是能衬出女主角平凡无能的高贵角色。更别提她还有一个同样来自俄罗斯的男朋友——唉呀,他们俩连姓氏都一样,实在是有缘,如有神助。


  只有我知道我才不是什么“小甜心阿尼娅”,背地里糟糕透了的私生活让我苦不堪言。留学生的生活大多不算顺利,我也一样,来中国上学也是和家人赌气,家里有总是想着要牵制我的兄弟。伊万·布拉金斯基的出现确实曾经让我感到一点慰藉,但很快这不多的热情就飞走了。就像现在,狼狈不堪的安雅·布拉金斯基卡娅只能站在快餐店的洗手台前,把她专门为伊万·布拉金斯基化的妆卸掉。那个拥有无数追求者的成功俄罗斯小伙子,刚刚和我提了分手。


  分就分吧。我并不在乎伊万能给我的什么好处。


  我听到快餐店里有人在吵闹,下一秒就传来午夜十二点的钟声。店里的员工要换班了。


  换班也好,刚才那波员工可巧碰见了我和伊万不剧烈的争吵,我耻于面对他们。等店里安静下来,我走出洗手间。大厅里几乎没有人了,只有一个被学校宿舍的糟糕环境逼得逃出来学习的学生在一角读书。我走到前台,原本热闹的地方现在只有一个人看着,是个女孩,正在捧着手机聊天,提示音响个不停。我捏紧我的藏青裙角。


  “您好。”我舔舔下唇,不甜,“我想要一杯圣代。”


  夏天果然还是得去吃冰淇淋,更别提我这种正怒火攻心的落魄女孩。那女孩听见声音,看见来了客人,很热情地问好,帮我点单,拿着杯子就要去灌冰淇淋。


  “唉呀——”她掀开冰淇淋机的盖子,我看见她扎成两团的头发露下来几缕,“怎么还剩这么多啊!今天肯定买不完啊,还得扔掉……”她抬头看我,我又看见她琥珀色的圆眼睛,“你介意和我一起吃一点吗?我请你呀。”



  很快我们两个就一人抱着一大杯奶白色的冰淇淋躲在前台后面叼着勺子了,顺便拿了两张报纸垫在坐着的地板上。她告诉我店长要求当天买不完的冰淇淋都必须扔掉,因为冰淇淋是新鲜的乳制品,可是这样会特别可惜。她是唯一一个周末的晚班,工作时间挺危险的,店长就答应她可以随意去吃买不完的冰淇淋。


  “所以——上晚班还是有很多好处的,可是大家都不愿意来。”女孩得意地晃晃手里的杯子,“比较闲,还有吃的,我可喜欢了。”


  我被冰淇淋的温度刺到了手,于是问她,“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叫什么呢。”


  “对喔!”女孩恍然大悟,“我叫王春燕,你可以叫我燕子。”


  “安雅·布拉金斯基卡娅。”


  她告诉我她是这座城市里A大的大二学生,平常只有工作日上课,所以才有机会在周末出来打工。我有点吃惊,因为我也在A大学习,攻读研究生学位,第一年快要结束了。


  “这么巧的吗!”王春燕很高兴,“那我以后可以在学校里向你打招呼啦,学姐!”


  她又摸出她的手机,调出一个聊天界面,“对了布拉金斯基卡娅学姐,你知道我刚刚在和谁聊天吗?”我对别人的隐私一般是不感兴趣的,但这次我却出乎意料地往她的边上靠了靠,小小的中国女孩不仅活泼,连皮肤都是热热的。


  她语速很快,“我的大哥!他告诉我他找到了喜欢的人,和他在一起了!你不知道,安雅,这可是一件稀奇的大事!我大哥可传统了,所以都快研究生毕业了才会开始恋爱!”


  我站起来,王春燕马上喊住我,拉着我的裙摆。“学姐!你要去哪儿啊?”


  我挥挥手上的杯子,“给圣代加点儿巧克力酱。”



  自从我认识了王春燕,就会经常在学校里碰见她,有时和别的朋友在一起,有时拉着一个留长发的清秀男人向我挥手,我想那就是他刚刚恋爱的大哥了。我开始逐渐对这个个子不高的中国女孩起了好奇心,觉得她这向上的性格倒是很适合我这潭冰冷冰冷的死水。于是我就在每周末去她打工的快餐店,和她一起吃冰淇淋聊天。这让我觉得总是没有朋友确实不好,我在燕子这儿感受到了失踪已久的快乐。我甚至开始期待下次与她的会面,在每次见面前在意起自己的衣着来,原本这是面对伊万时才有的戏码。为了有更好的形象,我又开始在镜子前,为自己的眼睛如何才能勾勒出更好的形状而烦恼。


  于是暑假期间我干脆没有回俄罗斯,就地租了个公寓住了两个月,留下来陪燕子。俄罗斯的家里只有让我头疼不已的兄弟,平常发发邮件就足够安慰了。暑假期间王春燕排了不少的班,不仅仅是周末,有时工作日也要去值班。我就在每个她工作的夜晚去找她,不仅是为了一杯冰淇淋,还有我个人越来越难以掩饰的向往。那段时间,我的日子舒坦得不行。


  她还带我去逛这座我学习生活的城市,虽然我已经在中国生活了近一年,汉语也好了不少,但是社交圈却并不广泛。并不是同学们所传言的斯拉夫人的天生冷漠性子,而是我需要被别人帮着打开,我不是一个太过热情的人。燕子并不带我去那些闻名遐迩的著名景点,而是带我往大街小巷里钻,比如去胡同里吃一碗凉面,到四合院里看老人捏泥塑。大家似乎对她都很熟,非常自然地招待她,与她聊天,这让我很是羡慕。她甚至带我去了一家看起来摇摇欲坠的首饰店,拿一件点了红色珠花的簪子挽起我的头发,清爽地露出脖颈。


  最后,她向我介绍了她的大哥。王耀是一个已经成熟了的男人,和他的妹妹长得很像,都是如墨的头发和琥珀色的眼睛,却已经在一家公司开始实习了,为了方便照顾,和王春燕在学校附近租了公寓。燕子把我约到家里吃晚饭,很自豪地介绍说我是她的学姐,叫做安雅·布拉金斯基卡娅。


  王耀听到我的名字时有一点微弱的反应,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多心。


  晚饭吃到一半王耀接到一个电话,很快就急匆匆出门了。我听到他对着话筒里说了两句俄语,就趁王耀离开后问燕子:“你哥哥会说俄语的啊?”


  “我没有和阿尼娅你说吗?”这个时候,燕子已经会喊我的昵称,“他的恋人,就是俄罗斯人啊!”她又把漂亮的小脸凑过来,很神秘地讲,“再偷偷告诉你。阿尼娅,我还知道那个俄罗斯人是男人!耀哥一直以为他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呢,其实糟糕极了。”


  很快我就见到了那个俄罗斯人。在暑假快要结束的一个晚上,我照例去快餐店找正在工作的燕子,一进门就看到两个男人围在前台,和抬着脸的王春燕聊天。其中一个是王耀,我比较熟悉,此时的王耀先生正在试图把旁边那个人环着他腰的手掰下来,可惜力气不够大。另一个直到我转到燕子身边才敢确认。


  我深吸一口气,“恭喜出柜啊。布拉金斯基先生。”


  伊万·布拉金斯基看到是我很是惊讶,气氛有点尴尬。


  燕子看看他的大哥,又看看我。很快反应过来,“伊万!你就是甩了阿尼娅的那个人吗?”


  “别,燕子。”我把王春燕护在一只胳膊后面,“他才不是什么好人,是我甩了他。对吧,亲爱的万尼亚?”


  看来我不得不写一首诗用以感叹生活的丰富多彩了。我和伊万在快餐店里找了个隐蔽的角落,吃着燕子提供的免费冰淇淋,聊了聊发生的事,王耀和燕子坐在前台后面看着,想听都听不到,也听不懂,王耀先生的俄语也算不上好。后来我明白过来,当初伊万和我提分手,就是因为遇见了梦中情人王耀,王耀可比他大两岁。


  “耀是我遇见的最好的人。”伊万说起喜欢的人来像是孩子一样幼稚,“如果不和他在一起,我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能够吸引我的注意。生活还有乐趣吗?”


  “王耀先生怎么就愿意跟你呢。”


  “他当然爱着我了。他喊我‘最最亲爱的万涅奇卡’呢。”


  我几乎要笑到反胃,人一旦恋爱,智商都是负的,“我也这么和你说过啊,你还记得吗。我最最亲爱的万涅奇卡。”


  或许是不愿接受我的嘲讽,伊万说,“你难道没有喜欢他的妹妹吗?王、王……”


  “王春燕。”我没好气地提醒他,“你连自己男朋友最在乎的妹妹都不知道名字?”


  我回头看前台,此时有一个客人正在点单。王耀接替了他妹妹的工作,正在收银,看不到我的眼神。燕子就坐在前台的高脚椅上转圈,头发上绑着的丝带飞了起来。转到我这个方向时看到了我和伊万,咧开嘴举起两只胳膊向我们打招呼,甜滋滋的。


  “也许。”我低头盯着我藏青色的裙摆,想到我第一次遇到燕子时也是穿的这一件。伊万盯着我看,也不说话。他一定也因为这条裙子想到了他提分手的那天。


  最后还是我可爱的中国燕子过来打破了尴尬。她拿着一个蓝色丝绒盒子跑过来,站到我面前说,“你看,阿尼娅,大哥送给你的礼物。刚才事情有点多,他忘记了。”


  王春燕打开盒子,浅蓝色的天鹅绒上躺着一颗圆润洁白的珍珠,小拇指甲大小,连着一串没有其他累赘的银色的细链子。


  “这个!”伊万说,“我刚刚陪耀去买的,没想到是送给安雅的啊……我还以为是给燕子的。”


  燕子把珍珠从盒子里拿出来,走到我背后就要给我戴。我很庆幸这条藏青的裙子是露着肩膀的,这样就不会有什么东西遮挡这条燕子亲自为我戴上的小礼物。她的手暖烘烘的,把我的头发理成一束,又挽到前面,在我的背部生涩地把项链的扣环系到一处,很不熟练,花费了可能有三分钟,可我却没有感到不耐烦。相反,我产生了奇怪的满足感。


  “可能是你上次去我家里的时候戴了珍珠的耳环。”王春燕把我的头发理回来,“说实在的,阿尼娅,你戴着珍珠真的非常好看。”她又找出小镜子给我,简洁的珍珠饰品我一直都青睐有加,这一次,我是真的再也舍不得取下他们了。



  暑假过去,燕子生日的时候我送了她一只玩具熊,浅棕色,围着红色的围巾。那只玩偶大概有我身高的一半长,燕子抱起来也不会太过负担。我在燕子生日的下午去到她家,把礼物亲手给了她。在收获一个欣喜雀跃的拥抱之外和她约好了晚上还在她打工的快餐店见。


  夜半时分我站在了快餐店门口,刚想推开们就发现燕子正坐在拥有巨大落地玻璃窗的一侧的高脚椅上,穿着长袖的棉布裙子,拿玩具熊的围巾垫着下巴,玻璃窗外就是落入了睡眠的城市。那只我送给她的玩具熊和她一起靠着玻璃窗,只是毛绒绒的玩具下面是餐桌。我走到燕子眼前,和她隔了一层玻璃,发现她半阖上了眼睛。


  我半弯下身子,拿右手两根手指轻轻地敲了一下玻璃。她确实只是在小憩,马上就被这点细小的吵闹声惊醒了。王春燕抬头看见是我,露出了一个迷迷糊糊的笑容,刚想翻身起来,却又想到什么一般,招招手示意我把头再往下来一点儿。我照做,直接对上了一双琥珀色的眼瞳,它们的主人此刻正在努力地用肺里的热气哈出一块玻璃上的白雾,直到她的嘴唇已经不再真切,一个小小的唇印就出现在我的眼前。


  和我的错愕相对的是一脸满足的燕子,她得意地看着自己在玻璃上印出的唇印,细密的睫毛都被笑得颤抖起来。我还不知道如何回应这个我认识了四个月的女孩。我想到了伊万·布拉金斯基和我说过的话,喂,安雅·布拉金斯基卡娅,你是不是喜欢王春燕?


  如果我亲爱的万尼亚此刻可以出现在这里,我想我会毫不犹豫地对他说,喜欢,当然喜欢,比你喜欢王耀还要热烈,她就是我三月春分的小燕子。然后我就要不顾王耀即将杀死人的目光,在那对情侣面前吻他的宝贝妹妹、燕子的嘴唇。


  于是我撩起耳边的头发,使它们不至于打乱我接下来的计划。我把脸凑近玻璃窗,将自己的吻刻在了方才燕子留下痕迹的同一地方。即便那道唇印几乎要消失了,我还是精准地找到了它,并且感受到了上面烫人的温度。


  燕子隔着窗户向我做口型,我试图去理解,可是无奈我并没有这方面的天赋,一次又一次尝试却无法猜到她的意思。王春燕急了,跳下高脚椅就冲出来,跑到我面前,拉着我的手大喊:“安雅·布拉金斯基卡娅!你喜欢我吗!”


  这是什么废话!我的小燕子对我刚才的举动和她的个人魅力一点自信都没有吗?


  “这是一个我不想回答的问题,燕子。”我说,把她的两只手焐在一起,“答案很明了了……”然后我就要去吻她,嘴唇落到一半,我看到燕子也闭上了眼。就在我马上就要吻到燕子的时候,我听到有人在不远处气急败坏地喊:“安雅·布拉金斯基卡娅!你给我住手!”


  喔,我的前男友伊万·布拉金斯基带着他的现男友过来砸场子了,不过迟了。在王耀冲到我的面前要把我和他最疼爱的妹妹分开之前,燕子的吻早已被我夺走了。



  后来就到了不能再吃冰淇淋,而需要喝一杯热巧克力的时间了。中国的天空被抹上了喜庆的色调,他们最重要的节日快要来临了。


  我还是保持着在燕子打工时间去看她的习惯,只是夏天的冰淇淋换成了热巧克力。我们两个人曾经去找店长商量过,能不能只领一个人的工资,让我也陪着燕子一起工作,店长答应了,可大家长王耀不愿意。他说我可以拥有一份薪水更高的兼职,没有必要和王春燕挤在一起。他的心思大家都心照不宣,只是维护着他的脸面不愿意点破。况且,他背后还有伊万·布拉金斯基撑着腰,我不想给自己找太多麻烦。


  王耀送给我的珍珠项链我一直都带着,毕竟燕子夸我戴着珍珠好看,像个沙俄的贵族小姐。她的话我一直听。某天晚上燕子和我躲在前台后面,抱着纸杯喝巧克力,她问我:“你知道为什么我会这么快地喜欢上你吗?”


  我摇摇头。爱情故事中难道还有什么冒险么?


  她举起纸杯和我的一碰,“很早以前,在我刚刚升大二的时候,听说俄罗斯来了个大美人读研究生,就和朋友跑去看。那天你戴着珍珠耳环,坐在礼堂里听开学演讲,看不到我躲在厚厚的帷幕后面有多激动。我当时想,这就是另一个我了吧,肯定是我要喜欢上的人,逃不掉了。”


  燕子说着话,眼睛湿漉漉的。我凑过去吻她的眼睑,她继续说,“从那以后,我一直努力想做个对你来说特殊的人,你和我,一个与另一个,缺一不可。”


  热巧克力甜到有点腻了,可是我却出乎意料地非常喜欢。



  王耀和王春燕终于要暂别他们读书的城市,回家乡过春节去了。我和伊万也打算一起回俄罗斯,或许还可以赶上一个欢乐的圣诞。


  临走时燕子把我送给她的玩具熊硬是塞进了我的行李,说要代替她陪着安雅·布拉金斯基卡娅小姐,即使小燕子不在也不能孤单。她被哥哥匆匆忙忙拉上高铁,没有来得及和我告别,只好给我发消息说对不起。


  那时我正和伊万·布拉金斯基一起坐在候机室里,伊万正在为王耀没有与他告别而生闷气。我把燕子给我的短信拿出来,耀武扬威地要给他看,刚想给他读读上面的内容,比如“亲爱的阿尼娅,很抱歉我没有提前通知,但请相信我一直都是最喜欢你的”,伊万的手机铃声就响起来了。


  和别人都不样的,特殊的提示铃,我当然知道那是谁。




————
最后【 @昼道 】忐忑地召唤主办。


以及【 @育肥 】感谢肥陪我聊了这个梗。

评论(2)
热度(109)
  1. 耀耀说我是他和露露生的昼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