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昼道 —

露中应援文

感谢应援!

琉璃先生:

【作者提前注:


1、此文为露中茶话会应援文 @昼道 


2、黑猫警长白猫警长梗……其实也不算,唯一借用的只有黑色警服白色警服还有那辆带车兜的摩托车2333哎呀我最近真是超迷恋黑白制服梗呀~~~


3、非国设,糖,纯糖


不介意的话就请诸位慢用吧~八月有空有钱就来帝都茶话会面基呀~】


 


“噼咔”一声拉环破裂的声音,随后就是“噗嗤”一声气泡翻涌而出,在顺着冰凉的啤酒罐壁滑落之前,便沾染上了两片淡粉色的薄唇,“咕咚”一声滑入了温暖的口腔。


将一整罐冰啤酒一气喝下,伊万·布拉金斯基警官终于舒爽地长吁了口气,脱下白手套,指尖捻起额角一缕湿透了的发对身边的人抱怨,“执勤时间不许喝酒也就算了,为什么要穿这么严实啊?简直是酷刑……我觉得我每天都有变成咸鱼干的危险!还不能算工伤!”


身边慢悠悠啜饮着啤酒的人动作一顿,无奈地斜了他一眼,“布拉金斯基警官,知足吧,你还是白色警服,我这一身黑警服都还没晒出个好歹来,今天可是在这美食街里蹲点了一天的!唉……至少给发个高温补贴啊……”


“能少写份报告都要偷笑了,”一身纯白制服的高个俄罗斯人随手捏扁了罐子,有些跃跃欲试地想一个潇洒空投扔进十几米外的垃圾桶里,最后却还是在身边人的冷眼里憋着慢吞吞走过去扔进可回收垃圾里,再回来正想扯松领带放松一下,又被不远处花痴般盯着两人偷拍的少女给招惹得赶紧戴上了手套,很是气恼地比了个手势,就有协助监控的其他便衣警察上前去处理了,“已经交接完毕了,回去警局还要加班吗?”


王耀倚坐在摩托车上,正出神地看着对街的灯红酒绿,正是夜幕四合华灯四起之时,浓厚的菜肴香味裹着黑暗,将那个黑色警服的身影衬成了一个几近虚无的剪影。


和在暗夜华灯里愈发闪亮显眼的伊万相比,王警官的存在感没有被挤压到涓滴不剩,完全是多亏靠了那张毫不逊色的脸和强大的气场。


直到伊万无奈地将脸贴到了王耀跟前,几乎是鼻尖顶着鼻尖了,才唤回了王大警官不知道飘到哪去了的思绪。


回神就看见一张俊脸快贴自己脸上了,王耀不由得失笑,将半罐冰啤酒塞到了伊万手里,又替对方正了正警帽,黑色的皮手套有意无意地划过斯拉夫人的脸侧,带走些许濡湿的汗迹。


布拉金斯基警官淡紫色的瞳孔里闪过一串光亮的火花,他轻舔了舔嘴唇,将那半罐啤酒又一气灌了下去。


王耀回身大长腿一抬,跨坐在了警用摩托车上,偏头对着伊万笑,“我们已经跟了这案子快半个多月了,既然现在重案组要接手,我们就趁此机会休整一下,报告明天去交吧,走,回家。”


伊万眸子一亮,迅速单手一撑跳进了摩托车旁的兜里,眯着眼睛笑了,“这个麻烦的案子扔给重案组也不错,王警官你既然大人大量不在乎我们这半个多月的成果被摘了桃子,想必他们也不好意思再要求我们去加班赶报告吧~”说着他敲了敲车兜的外壳,“回去万尼亚要吃糖醋里脊~这半个多月的泡面可恶心死我了!”


“好好好~是是是~你坐规矩了……”王耀一边无奈地应着一边发动了摩托。


摩托车发动的呼啸声很快堙没了嘈杂的街市声,街灯和马路幻化成流光,眼前唯一清晰可见的,就剩下了身边的人影。


夜风撩起了王耀的侧发,将原本就贴身的警服勒出了腰腹那里美好的线条,总是隐藏在帽檐阴影里的漆黑淡漠的星眸被街灯镀上了流光,显露出只有在阳光下才会显现的琥珀金的色泽,宛如融化的蜂蜜,暖得人心颤。


伊万第无数次无声地叹气,开始纠结要不要跟上级反映换了这辆破警车——全警局现在只有他们俩还用着这辆九十年代的带兜摩托车,别人要么新款摩托车要么干脆四个轮子了……但是摩托车前后位就看不到王耀侧脸……但是四个轮子就不能借机搂腰……


唉……世间安得双全法……


算了,还是这摩托车用着吧,下次悄悄把车兜卸了就能坐后座了~


愉快地决定了之后,伊万便支着下颔继续光明正大地看着王耀,直到摩托车吱地一声刹停在了单位宿舍前,他才一本正经地调回了视线,大长腿一跨,从那小小的车兜里解放了出来。


王耀刚停妥了车,回头就看见自家搭档已经扒了外套领带,看架势很有在大院里扒到只剩一条裤衩的意思,赶紧奔过去摁着那小子脖子将人逮进了楼道。


一进楼道伊万就不舒服地扭了扭脖子,抱怨,“衬衫都黏身上了,难受死了欸~”


王耀一扭头,才看见伊万那制服下面的衬衣早就湿透了,半透明地贴在精瘦的身上,清晰可见那雪白的肌肤和胸前的淡褐色果实。他指尖略微抽搐了下,不动声色地松开了人,边走上楼梯边开口,“这院里都是些退休了的老领导,你好不容易才进了编制,让人看到印象不好,可是会对你以后的升迁有影响的。”


“好吧~听你的~”伊万叹口气穿上了制服外套,跟着开始爬楼梯,“不给装电梯,还没有冷气,难怪就算能跟老领导们住一个院子也没人愿意接受分配的宿舍……也就咱俩了,没房没车没存款,注定提早养老。”


王耀听着只是笑,没多久两人就爬到了顶楼,掏出钥匙打开房门,王耀朝站定在了对门前的搭档点点头,“半小时后过来开饭。”


说完就顾自进屋了。


这是两人的默契了,反正都是单身汉,一个人吃饭都懒得做总是随便应付,做多了也吃不完,干脆就搭伙了,偶尔两人休假伊万也会做些甜点过来分享,倒也十分和谐。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房间里伊万的东西越来越多了……王耀一边踢开一对伊万的哑铃走进厨房一边漫不经心地想。


半小时后,十分准时的,房门咔哒一声开了,王耀正好熄了煤气灶的火,便走出厨房门边嘱咐,“过来摆盘端菜,我先去洗……”


话音卡在喉咙里,王耀瞪着眼前真的只穿了条裤衩就过来的伊万,差点咬了舌头。


伊万十分理直气壮,“热嘛~吃饭就更热了,你这还只有一把破电扇!”


无力地摆摆手,王耀一脸心好累不想跟你多说话的心力交瘁表情去浴室了。


这份心力交瘁一直持续到了第二天一大早王耀下楼看到自己的警用摩托车的车兜不见了……


伊万十分正直道,“车兜的轮胎磨损严重,而且我觉得里面空间太小需要改大点,所以我让爱德华去修理一下了。”


王耀默默扶了下额,十分无语,“伊万,爱德华是上面调过来的技术支持员……你让他修个电脑他都只能修软件……”


“中国不是有句话说技多不压身吗?这是给他机会多学点技能~”


“……他会哭的……还有伊万,空间小是因为你太大个了,爱德华就算学会了修理摩托车兜,他也没办法给你改大点……”


“那下次我来骑车你坐车兜?”


“……你刚才若无其事地黑了一把你搭档的身高,布拉金斯基警官。还有我们已经结束了蹲点,不用出勤,警局在隔壁,不用骑车,笨蛋。”


“……”


于是布拉金斯基警官预想的美好二人执勤日常全部变成泡沫跟小美人鱼一起化在了毒辣的初生太阳下,他只能盯着自己前桌的王警官的后脑勺,在心底把抢案子的重案组诅咒一万遍。


连久违的办公室的空调冷气都不能吹熄布拉金斯基警官心底的怨念。


王警官是十足十的工作狂,哪怕是写个报告,一投入工作他也是什么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直到了午饭时间把报告递了上去,他才伸了个懒腰,正想招呼办公室里几个还在伏案工作的同事一起去食堂吃饭呢,上司又过来发了个任务。


昨天重案组盯梢时为防意外逮了个撞上来的偷儿,也不知道这人是不是知道那帮境外犯罪


份子的底细给人望风的,还是纯属倒霉撞上了的,让局里审一审,如果是人放的哨子,这部署就要变动了。


伊万一听脸就沉了下去,磨着牙腹诽重案组狗眼看人低把自家王警官当小片警使唤,王耀却是依然毫不在意,笑眯眯地接了任务,还拍了拍伊万的肩膀,“刑讯,可是你最擅长的了。”


……好吧,勉强算是二人世界了。


伊万看着王耀去给他打包了份番茄牛腩蛋烩饭,心情终于高兴了点——无视了王警官也给犯人打包了一份青椒肉丝炒饭,吃完饭就捧着两杯茶跟着王耀去了审讯室。


然后王耀进了房间就把伊万那杯茶推给了对面的平头小青年,对着伊万一撇下巴,示意,“你来审。”


伊万不高兴了,原本和和气气的脸瞬间就阴成了光头党那般的恶煞,高大的身影挡住了日光灯,罩下一块深不见底的黑暗,“姓名,年龄,职业,说!”


那小年轻大概是第一次见着为人民服务的和蔼警察叔叔也能这么凶残的,吓得连王耀递给他的筷子都拿不稳了,战战兢兢地回答了,带着哭腔拼命看王耀,指望这个看起来很温和的年轻警官能发个话。


王耀淡定喝着茶,目光似乎是粘在了身后的玻璃上,就那么饶有兴致地盯着那片单面镜看了许久。


直到伊万例行问完了话,王耀才起身,将手里的茶杯递给了伊万,“辛苦你了,喝口水润润嗓子。”


瞬间布拉金斯基警官身边春暖花开,原先被低气压衬得仿佛太平间看门人一般的那一身死人白也瞬间净化成了教堂唱诗班里小天使们身上圣袍般的纯洁白,他高高兴兴地捧着杯子坐回了王耀先前的位置,喝着茶听王耀开始审。


王警官今天没出勤,不知为何却还是戴着手套,他轻笑着将那份一动也没动过的盒饭往小青年眼前推了推,示意他先吃饭,然后才不紧不慢道,“抱歉我的搭档口气不怎么好,我先替他给你道个歉,虽然小偷不纳税,不过在定罪之前你还是有公民合法权利的……只不过,为什么你嘴里就没一句真话呢?”


一口青椒肉丝卡嗓子眼里,那小青年差点给王耀一句话噎死。


王耀又好心地将茶杯往对方跟前推了推,等人一气灌下去,才继续说,“我们刚进门的时候你看着对警察有点畏惧,这是理所当然的,阴沟里的老鼠总是害怕阳光。然而你在回答第一个问题时,却是考虑了一下再回答,反而是后面关于你最近的日程出行和昨天被抓的过程,几乎是反应极快的回答……抱歉,但是我主修的是心理学,正常人遇到警察,对于自己熟悉的一些问题譬如姓名年龄,除非紧张过度,总是能条件反射回答的,反而是对自己的行程之类的问题,总是要思考一会儿,回答的也总是没什么逻辑……跟你的反应完全不一样哦~”


王耀饶有兴致地观察着对方的表情,仿佛是实验室里观察小白鼠的研究员一样带着对未知的好奇和对实验的成竹在胸,“既然你刚才的所有回答都是谎话,那么你也肯定不是什么倒霉的小偷……跟那幢楼里的犯罪团伙撇不清干系,却依然不紧张……不,抱歉,我还进修过人类微表情学,你装的惊慌失措的模样,其实你脸颊肌肉根本没什么反应,眼睛下方肌肉还放松了……顺便我发现你讨厌青椒还勉强自己吃的很香,真是非常抱歉……咳~回正题,伊万,你说什么情况下,一个人才会完全无所谓自己会被当成犯罪团伙喽啰拘留起来呢?”


布拉金斯基警官露齿而笑,放下茶杯站了起来,“当他的真实身份比小喽啰高很多的时候……”


王耀跟伊万相视而笑,慢条斯理地将那小青年面前的杯子拿了过去,“我送证物去对比一下全球犯罪库的指纹资料,你可以开始真正的刑讯了……看我们谁先拽出他的狐狸尾巴?”


伊万看着王耀亮如琉璃溢彩的琥珀金眼眸,没忍住低头就亲上那纤长如鸦羽的睫毛。


王耀呆了一下,差点就把手里的重要证物给砸人脸上,最后关头总算是憋住了,一边庆幸审讯室里没有其他人,那小青年被伊万挡着也什么都没看到,一边磨着牙瞅着伊万阴笑了两声,转身走了。


徒留布拉金斯基警官一脸懊恼地留在审讯室,又将一腔恼意全拿犯人发泄了出去……


结果伊万刚审了个头,王耀那边还没对比出什么呢,闻讯赶回来的重案组又赶鸭子般地迅速接手了所有工作。


伊万差点发飙,还是王耀见势不妙赶紧拉着人出了警局,为免布拉金斯基警官一个没想开去找上司拍桌子,王耀干脆公车私用,拉了伊万骑着警用摩托一路跑去了城郊水库。


伊万也是没想到自己YY了许久的坐后座上搂着王耀的腰的梦想就这么给实现了,一时之间表情十分复杂。


王耀倒是没注意身后人那点小心思,还有心情半路停车买了包烟和几听啤酒。等到了目的地,拉着人坐在了水库旁的草丛里,开了听啤酒递给了伊万,自己拆了烟盒,手一抖,一根烟就跳了出来,被叼进了一双薄唇里,“你这爆脾气,从警校出来实习到现在都没半点改啊……”


“你越是忍让,他们越得寸进尺!一个个都拿你的功劳往上爬,你呢?那都该是你的荣誉!”伊万咕咚咕咚一气喝干了一罐啤酒,用力一甩手,那罐子就流星似的飞进了草丛里。


王耀默了一下,明智地决定现在还是不要教育某人不能随地乱扔垃圾的重要性,只深深吐了串烟圈,一脸无奈的笑意,“我要是爬上去了,我那暴脾气的搭档谁来管束?哪个又受得了他那闷骚性子和变脸技能?人家俄罗|斯族人,明明有少数民族优待,回原籍指不定这几年下来早就能高升当个局长什么的了,偏偏过来交流实习了一次就死赖着不走了,我再没良心也不能放他一个人窝车兜里没人……唔!”


剩下的话语全被堵没在了口中,黑色和白色的警帽因为碰撞而滚落在了一边草丛里,王耀一手夹着烟高举着,就怕一个不小心点了草丛把两人烧烤了,另一只手是怎么也推不开压着自己的熊了。足足过了十几分钟,烟都烫到手指了,伊万才终于不舍地放开了人。


王大警官先手忙脚乱地捻熄了烟头,才有空气喘吁吁地骂,“你特么才是那个得寸进尺的混蛋!”


伊万在旁边笑得像偷了蜜的熊,自觉已经把人绑定了,就完全没了以前的小媳妇样,厚着脸皮往王耀身上蹭,“耀你其实很早就喜欢万尼亚了对吧?不然能为我放弃那么多上升机会?”


“滚蛋!”王耀粗声粗气地嘟囔了句,躺下了推开那颗铂金色的脑袋,“别妨碍老子偷得浮生半日闲!”


伊万笑眯眯地跟着躺下,脸侧挨着王耀的头顶,顺滑的黑发蹭着他的脸颊,惹得他忍不住就偷偷亲了一下,然后没忍住再偷笑几声。


王耀觉得自己的耐力又上升了几个度,居然能平静地在耳边人的傻笑里看浮云,还能觉得气氛不错。


藏在黑色手套里的指尖感觉到些许轻柔的触碰,然后交缠着握紧,黑色和白色泾渭分明又交织纠葛,紧的王耀手指发麻。他单手摸过烟盒,一抖,将掉出来的烟递到了伊万嘴边,等他咬了,再抖了根烟自己叼了。


小小的火苗窜起,王耀点了自己的烟,偏头摁着伊万脑袋凑过去,火星传递着焦油的味道和对方的气息,直到这暗示的一吻结束,王耀才懒洋洋地扭开了脸,手指挟着烟吐了条张牙舞爪的青龙,轻描淡写地总结了一下今天的阶段性成果。


“明天请个假,你那收拾收拾搬过来吧。”


伊万默了会儿,小小声回答,“其实不用请假,今晚就能搬过去……”


“……”


“真的~万尼亚大半家当都早搬你那了呀~”


“……你特么都计划多少年了还敢诬蔑老子先肖想的你?”


 

评论(3)
热度(219)

2017-06-23

219 琉璃先生

标签

APH红色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