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昼道 —

【露中应援文】百年好合

当然是看到并选择原谅你了!(嗯?)感谢应援!

小黄鸟(春秋繁露公羊):

题目:百年好合


设定:非国设,结婚设定


题材:爱情,喜剧风


 


先伊万视角然后老王视角


 ------------------------------------------------------------------


 


 


 


 


伊万·布拉金斯基和王耀的婚礼分外低调。他们只邀请了几位好朋友,负责背景音乐的人请的是音乐院校的老同学罗德里赫,伴郎找的是爱凑热闹的死党菲利克斯与脱离了派对游戏就会死的任勇洙。这神圣的厅堂也就比他们之前的教室大不了多少。就连结婚礼服,都他们都挑选了最为素雅的白色,他们的胸前别着两朵同样略显风骚的小红花。“低调,要低调。”伊万谨记王耀这句话,他们打算闪完人后立马滚回他们愉快的郊区小花房去享受真正的人生。


 


 


“嘭——”不可避免地,王耀和他被热情的朋友喷了一身彩带。五颜六色的小丝带挂在他们的头发上。男性友人们互侃乐聊,或聊这史诗角色般的天作之合,或聊他们自己捉摸不定的未来。“不过我听说喷过新郎一身彩带的伴郎有可能会成为下一位哟。”


 


“有这样的事?”听了劳拉的话,勇洙惊讶得瞪大了眼睛。他思考了会儿,偷瞄了眼距离他不太远的脸淡漠如旧的大二生本田菊。他舔舔嘴唇说:“妈的,那我真希望好运赶紧降临。”


 


 


“好了先生们,你们还有什么想说的吗?要不,把你们的故事彻彻底底给我们讲一遍吧。”话筒从伊丽莎白手里又转到了伊万手里。伊万有些懵,不知从何开口,王耀赶忙搭救他:“故事也就是那样了,大家都知道得也差不多了,就没有再讲一遍的必要了吧。”


 


 


“嘁,老师还是喜欢搞神秘……算了,今天的主角是你们俩,我们只是搭乘幸福顺风车的人。那么,大家有什么话想对他们说的吗?”


 


 


有人抢夺了她的话筒:“我们对这对叛徒没什么可说的,只能惩罚他们百年好合,互相腻歪别又去闪瞎别人,最后借走点好运啰!”


 


 


总之,在同事同学友人们的热情祝福之下,他们俩结合了。朋友们乐呵侃聊着,大部分人都显得那么轻松愉悦。到此为止,伊万还是有一种自己身在梦中的感觉。这种感觉到了他们俩开车回到家后还挥之不去。也许当幸福真的降临的时候,人会由于太过于激动而无所适从。又或许因为这一切发生在现实之中,叫人倒有些招架不住。


 


 


在学校,他们的恋情持续了三年。毕业季之前伊万终于勇敢地向老师表达了想共同革命共同进退的渴望。想来也是刺激,他的求婚和真正婚礼相隔也就两天。


 


 


“天哪,突然想起我还要交调查报告!”


 


 


“明天是周末。”


 


 


“噢……”伊万可以放心地倒在床上光明正大偷懒了。课桌不如橡胶枕头。“不过明天我还得去学校。”王耀说。为了准备婚礼他都拖延了多少未完成的活儿,他能想象到自己办公室里的东西肯定已然堆积如山。


 


 


 


次日,伊万被晨光闪得梦醒,从狼藉之中爬起来,睡眼惺忪,蓬发乱卷。勤劳的王老师,在出家门前告诉他:“有事就给我打电话。”对方只食指和拇指成环状然后另外三个手指展开地给了他一个手势回应,然后继续懒惰去了。


 


 


 


“哟,忘记拿车钥匙了,这怎么能行呢?”王耀刚一只脚踏出房门,忽然意识到了自己的粗心。粗心是要坏事的。于是他原路返回,在茶几上找到了他的车钥匙。飞天小女警配饰,犹教授抱着三个大眼睛女孩子——尽管这个貌似和他本人相当不搭调。迟疑了片刻,他将它收好。


 


 


他顺路又回房看了眼伊万。


 


 


“你不跟我道个别吗?”他笑道。


 


 


“嗯……早点回来。”伊万说,然后一倒头又没声音了。


 


 


 


空气安静了有那么会儿。伊万完全清醒过来的时候都已经快十点半了,这个时候他终于想到放过他的橡胶枕头了。“早餐,罐头牛肉。午餐……太麻烦了,干脆连在一起吧,直接吃午餐罐头牛肉。”伊万心想。然而,在他刚打开卧室门时,客厅中却坐着位不速之客。


 


 


一个金发的男人正在客厅之中霸占着他们家的沙发,还肆无忌惮地蹂躏着他给王耀买的橡胶黄鸡抱枕。虽然是夏季,他却戴着厚厚的微博,穿着鹿皮长靴,和只穿了条白色短睡裤穿着家具人字拖的伊万形成了鲜明对比。这一切似乎都不算最重要的,可能因为刚醒还是有些懵吧,伊万第一时间竟然没有意识到这个可能有季节混淆症的家伙的所作所为属于擅闯私宅。


 


 


“难道是……我的鳄鱼拌鳕鱼罐头快递到了!”但是伊万转而又觉得不太对,因为他没看到对方带着罐头。


 


 


 


“我知道您一定十分惊讶,不过没有关系,我会详细解释一番的。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您可以叫我丁马克。不是蛋马克,也不是腚马克,每次我都必须跟现代年轻人纠正我的名字读音。”他的口音都有浓浓的北欧味儿,不过在伊万听来觉得既亲切又蛋疼的那种口音,“我也不是什么快递小哥或者入室抢财分子,我,是一名婚姻守护神,专程来此,是为了拯救一对可能陷入悲情结局的爱人。”


 


 


此言一出,长达数分钟的死寂。“……我不报警,我就给我在警署工作的姐妹打个问候电话。”伊万在试图“稳定”这位“没准是哪个医院院长不在的时候”逃出来的“病人”的情绪的情况下,拨打急救中心电话。


 


 


似乎意识到自己会被凡人这般误解,这名“神”发出一声叹息。“我就知道会这样,冷静,布拉金斯基先生,何不把那危险的东西放下来,好好说话呢?”


 


 


伊万再一低头看见自己拿着的竟然根本不是电话,而是长形的q趣*玩具。吓得他立即把它扔到了地上。难道……自己还没睡醒?他一脸惊悚。


 


 


“插一句话,从你把这东西放在你们床底下来看,足以看出你们的恩爱程度。”丁马克顺嘴说道,“如果你还不愿意相信……那么何不打开电视机看看午间节目冷静下,或者出去买份报纸什么的。”


 


 


“买报纸?好主意。”说买报纸那是骗人的,伊万现在想报警了,或者赶紧逃出这个房子,因为他意识到眼前这个丁马克确实是个“邪乎”的人。他也不在乎自己是真出现了幻觉与否。不过在他出门时他发现订的报纸竟然真的到了,他下意识抓了过来,却一眼看到了让他差点心脏骤停的新闻。


 


 


同一时刻,电视午间新闻播报也在播报这条新闻:“今晨在城中心发生一起交通事故……车主身亡……现已被证实为XX学校的历史系教授。”


 


“这、怎么可能……”伊万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但他确切记得早上王耀甚至跟他说过话,并索求并没有被他放在心上的告别。


 


 


婚姻神大咧咧坐在沙发上,拿遥控器关了电视机。“请允许我再做说明。这个世上,存在许许多多的婚姻悲喜剧,有太多爱恨情仇,生离死别,破镜重圆……其实那都是屁话啦,因为最近地府死魂灵有点多,有人建议各类神都稍稍控制死人数量。我们也无法避免这种工作,于是我们的上司就派我们这些婚姻之神来到凡间,去拯救那些在婚姻中死去的人。怎么样,有没有一种,感受到神的慈悲然后忍不住想泪流满面的感觉?”


 


 


“……”伊万没出声,大概信息量有点庞大。


 


 


“然后,非常不幸,您和您的爱人根据我们的报告册来看,本来也应该顺理成章前后死去。但是由于神决定慈悲一下(才不是为了推卸责任),你们得到了可以不死的机会!当然代价也是有的,那就是你们必须放弃你们的婚姻,放弃你们的爱情。”


 


 


 


“开什么玩笑!?”讲道理,伊万本来不相信这种灵异事情会真实存在的。


 


 


“似乎,布拉金斯基先生选择牺牲性命来捍卫婚姻。当然,我们向来不会强迫凡人去做出选择,我们决定给你一个观望并认清真相的机会。到时候,你在自行选择是要命还是要婚姻吧。不过我先说好——”丁马克站了起来,走向了他们书房的门,他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绝望和希望常相伴,也许你觉得自己可以改变什么……但是到最后如果弄得遍体鳞伤,可别怪我没提醒过。”


 


 


“喂,等等……”伊万追了过去,他冲入书房,却发现屋内空无一人。在写字台上放着一张白纸条。


 


 


【当你再次进入一扇门的时候,你就会回到故事靠前点的地方。你可以尝试着拯救拯救你的爱人,我是说尝试。用心去感受吧,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像样的鼓励话,那就只好祝愿你们百年好合了。Ps,也不要想着给精神病院打电话。凡人总是不愿意接受他们的命运,哎太蠢了太蠢了。】


 


——你们忠实而可爱的丁马克


 


 


伊万觉得有些恍惚,他看了眼那扇门。本该是通往客厅的门。“……”也许他自己就像个真正的神经病,又或者只是他没睡醒而已。


 


 


可是他却有些害怕,自己现在去太平间确认一下,会不会真的看到王耀那残缺不全的尸体。


 


 


假如,这个所谓的丁马克没有骗他,那么他应该可以阻止这“悲剧”?


 


 


思考着,他已经打开门了。


 


 


-------------------------------------------------------------------------------------------


 


“哟,忘记拿车钥匙了,这怎么能行呢?”王耀刚出门没多远,忽然意识到了自己的粗心。粗心是要坏事的。于是他原路返回,但是,却没找到他的钥匙。“嗯?我没落茶几上吗?”他惊讶极了。同时,他看了看四周围,客厅里的的确确没有他的钥匙。


 


 


这……不可能。他有些慌张了,神色也凝重了起来。


 


 


“万尼亚,你看到我的车钥匙了吗?”他掩饰了他的焦虑,尝试问伊万。


 


 


“没,没有啊。”伊万说,他刚刚睡醒,靠在沙发上。


 


 


“真是糟糕……只能挤地铁了,也不知道能不能赶得上。”王耀嘀咕着。他不想无意义地浪费时间找钥匙,他知道自己的要办事情很重要,容不得磨时间。最后,他匆匆忙忙,甚至都没有多看伊万一眼就跑出了家门。


 


 


王耀离开后,伊万拿出了被他藏起来的车钥匙。“我一定是疯了。”他自言自语道,“我为什么不能相信刚才那一切只是一场操蛋的梦呢?围脖怪人丁马克,婚姻诅咒什么的,都是我做的梦。”但是他还是这么做了,似乎,是出于某种恐惧。


 


 


 


但是,似乎没那么简单。因为他在看午间新闻的时候发现,实时新闻变成了地铁事故。


 


 


“我说什么来着,现在你是不是能够相信我了?”冷不丁地,那懒散不正经的声音又出现了。丁马克不知何时又坐在了他们家的沙发上。“一车的人无一幸免。有时候,我们真想感慨人世无常,生命脆弱。”


 


 


至于此刻缓缓站起来的的伊万,他脸色苍白的简直不像是活人。


 


 


“如果你不满意、后悔的话,你还可以回到过去。”丁马克说,“你可以尽情尝试。最后……当你想放弃的时候,再来告诉我吧。只需要你在我这里签一个字,撤回你们的婚姻,就可以阻止死亡的悲剧了。老规矩,门是通往过去的通道。”然后,他猝不及防地推了伊万一把。


 


 


伊万打了个激灵,但是他仍在沙发旁。


 


 


不一会儿,门开了,是王耀。


 


 


 


“万尼亚,你看到我的车钥匙了吗?”他问自己。


 


 


伊万愣了下,摇了摇头。王耀感觉对方看自己的眼神不太对,两眼干瞪着,就像是在看鬼似的。“怎么了?……我看你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实在不行别强求啦,继续睡会儿吧。”王耀又猜测会不会是自己落书房里了,但就在他要转身的时候,伊万叫住了他。


 


 


“等等……”


 


 


“嗯?怎么了?”


 


 


“你今天可不可以不去学校?我……”脱口而出的前半句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后半句来搭配,伊万憋了半天,才慌张地补充了这么句,“我只是觉得,我们难道不该在一起多待会儿吗?就算是工作什么的又……”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会说出这么前言不搭后语的鬼话,那简直不像是他。


 


 


王耀有点为难了。“那……我下午再去吧。”


 


 



“是有多忙碌一定得今天去?”他语气都变了。但在王耀看来,这语气可不怎么客气啊。王耀看着“莫名其妙发脾气”的伊万,只得说:“好吧,那我不去了。”


 


……


 


 


 


伊万松了口气。他觉得,只要不出那该死的门,那王耀一定能安全,一定能。


 


结果他们就真的度过了这样安全的一天。只是微妙的是,他们对话屡屡产生尴尬。“这才是第一天而已,没必要这么快就表现得这么敏感吧。”晚餐时候王耀说。虽然他是带着调侃意思这么说的,但是伊万,全然没有趣意。事实上伊万整整一天都绷着脸,像是在谨防着什么似的。


 


 


伊万也并不好过,他尽可能地紧盯王耀,并阻止一切可能发生的危险。但是这无法长久,因为明天是周一,他们必须一起去学校。不过幸运的是,一直到市区,都没有发生什么事。“成功地熬过来了。”伊万是这样认为的。


 


 


“那个,小耀,我道歉,昨天我的态度大概让你苦恼了。”伊万尝试着给他自己重新刷点高分。虽然他也没法向他解释自己态度不对劲的原因。幸而,王耀似乎并没太在意。


 


 


“不过万尼亚,其实我想跟你说件事……”


 


 


王耀还没来得及说完,对方先将他拥入到自己怀中。“伊万抱得他快喘不过气来了。只有伊万自己能明白,先前,在尝试过数次却依然没办法阻止悲剧时,他绝望得近乎崩溃。不过幸好,这一次,这一次,是伊万胜利了。什么蛋马克,什么婚姻悲剧,统统见鬼吧。


 


 


虽然没能理解他这奇怪的行为,不过,王耀愿意顺从地当一会儿他的橡胶枕头。他拍了拍他后背。“好啦,低调,低调,忘了我一开始怎么跟你说的了?你……”王耀的笑容凝固了,在他看到不远处有什么后。他猛地把他推开。


 


 



“该死,我怎么忘了这个……”他自言自语道。


 


 


“怎么?”


 


 


“不万尼亚,你现在得离我远点。”王耀说。他看了眼,现在是红灯。这个时间,这个地点……他没有理会伊万,他直接跑向了马路中央。车辆因他而乱了阵脚,被迫停车的司机,摇下窗户直骂他:“你就该被撞死!”王耀却如若无睹一般。


 


伊万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大意,大概,故事并没有像他所想的那样顺利结束。


 


 


意识到这件事,他一边喊着他的名字,一边发了疯似的,要阻止将要发生的一切。他不想再一遍又一遍重复悲剧了。所以,当他把王耀推开的时候,他才真正有种彻底解脱了的感觉。


 


 


这次一定,成功了吧。伊万心想。


 


 


————————————————————————————————————


 


 


“哟,忘记拿车钥匙了,这怎么能行呢?”王耀刚一只脚踏出房门,忽然意识到了自己的粗心。


 


粗心可是要坏事的,他做好了要拯救伊万的准备,这次可不能再失误。


 


 


“还不选择放弃吗,王先生?这已经是您第3768次回到过去了。”


 


 


丁马克的声音响起。


 


 


王耀看了眼这位“神”,但是,没有留给他太多话。他的行动就是他的回答。无论多少次……他想,自己都绝对不会轻易放弃的。


 


 


于是他见证了伊万一次又一次的死亡。悲壮的死法,夸张滑稽的死法,说来真是叫人觉得哭不出来。但他相信,总有两全其美的选择,可以救活他们两个人的。这样的想法在他尝试了几千次后,终于被他放弃了。


 


 


假如这是唯一能够让他们解脱的方法……


 


第4890次,实在是无法继续了,因为他再也无法承受那种悲痛。那就和这充斥着悲剧的婚姻说再见吧。


 


 


“只要签个字,两条生命也就得到了拯救。嗯?这张纸湿了,作废,不过没有关系,我还有无数张。话说,你需要纸巾吗,先生?……”丁马克不停地絮叨着。


王耀没再说话了,他在那张所谓“证明”上签下了自己和伊万的名字。


 


 


“我很想多说一句话。”丁马克突然说,“正常人,在尝试过几百遍之后早就选择保命去了。而你……让我不得不加班到现在。”


 


 


“反正你们有的是时间,哪儿在乎这点加班时间。”


 


 


“是那样说没错但是——等等,别用那种冷冰冰的口气跟我说话!你应该学会感激,感激能有这样回到过去的幸运机会。”虽说,这更像是一种可怕的轮回。但是王耀终结它,仅仅是无法忍受再经历痛失爱人的悲痛。假如王耀还能够更坚韧些,丁马克觉得他这是要耗到他神力衰竭。


 


 


“门在那边儿。”他提醒王耀,“出了门,一切就会归零。”


 


--------------------------------------------------------------------------------------------------------------------------


 


 


“啊,我怎么又忘记拿车钥匙了。”


 


一个人单身过久了,会形成自己的习惯。可惜,他的某些不太好的习惯由于没人帮他纠正,所以会越来越糟糕。


 


但是,再糟糕也没有学生们齐齐不交调查报告糟糕,不是吗?今天可是周一。遗憾的是,他的好姑娘伊丽莎白告诉他,没有人完成报告,要说就说全班好了。然后就在这个时候向来很低调的伊万·布拉金斯基很高调地把他的调查报告扔在了王耀的桌子上,当着他和伊丽莎白的面。


 


 


“卧槽……”


 


 


“那就,除了他以外一共二十九份报告明天必须交。你们自己的研究课时都不好好珍惜。”


 


 


这不能怪伊万,在同学们讨论怎么在好脾气的王耀这里混过学期报告的时候,他刚睡醒,很不清醒。


 


 


“放学后来一下好吗?”王耀对他说。


 


“啊,好的。”伊万点头。


“你的调查报告底下怎么总是会涂一些……卡通图案?”


 


 


伊万不太好意思告诉他,因为他非常喜欢飞天小女警。于是他就扯说:“可能,因为我写报告的时候没睡醒……”


 


 


 


 


“啊,多么糟糕。我有种错觉,好像他挺受老师喜欢的。”午休的时候,劳拉对同学们讨论这件事。


 


“你觉得恋爱甚至是百年好合的婚姻像是给怪胎准备的吗?”


 


 


“这……实在是猜不透。我那天放学在小饰品店碰到了王老师,他竟然买了一个飞天小女警的车钥匙配饰。”


 


 


 


 


 


 


Fin


 


 


---------------------------------------------------------------------------------------------------------


 


结局略仓促,大致说一下这个惨绝人寰的故事。


 


大概就是师生恋模范夫夫露中二人结婚后,被婚姻神告知他们的婚姻必定会导致其中一方死亡。于是不肯轻易放弃婚姻的双方都在不停地在无限轮回之中拯救对方,却一次次失败。最后,老王放弃了,选择撤销婚姻来拯救伊万


 


结局却有些又再一次步入轮回的即视感,只是这一次最开始的追求方似乎变成了老王。故事接下来是继续悲剧循环还是最终终于赢得完美结局,是开放式的,任意猜想吧


 


 


由于很晚才知道故事必须是全龄向所以各种大改,最后还是没能在截稿日上交。【哭泣着缩墙角】


@昼道  我觉得我可能是不会被太太看到了,然而意思意思,假装自己及时交了稿【被揍死】

评论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