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昼道 —

“最开始,他们只是想在一起。”

这句和另外一句,是我在12年的时候就特别鸡血想出来的两句,大概把我对露中的萌点都差不多总结了。

当时是想给自己的毕业本的开头和结尾分别用上这两句,不过毕业本它窗了,现在也远没到出本出到毕业的时候,哎……坑太大了。

结尾句是:
“他们还有很长的未来去爱。”

作为国家,他俩的情史开始得却很理想主义,并非国家间的客套,他们那会儿主张无国界全人类的共同体,感性,冲动,热血,大抵真是这样的。

如果国家之间真的能说存在感情的话,大抵,也就是这样的吧。

好坏自有后人评说,最开始,他们只是想在一起。

然而,他们也什么都经历过了。误解,背叛,欺骗,持续的没头没脑的抵抗,翻脸不认人……那些年,回头去看实在算是做了不少傻事。国家应当还是有理性,不轻信和轻言感情的好,或许他们也都意识到了这一点。但是,那么刻骨铭心,怎么能说忘就忘呢。就算再不想承认也好,那个国家的一切已经扎根在了新生之国的深处,已经长进了血肉,想连根拔起,还是有些困难的。

好在,他们还有很长的未来,去学会如何更好地和对方相处,去试探着和对方最少伤害而又更亲密的距离。嗨,我的好邻居,既然我不能以我所有的帮助你,那我希望我不会因我所需的伤害你。

高兴的日子里给你唱首歌,也请你到我家来助个兴,咱们可以谈些合同,搞些协定,最好是共赢。你曾给我说的那些,我都记着呢,这不是慢慢来吗,咱俩的经验可都算血的教训。

来日方长。好在你我都等得起。



当然,这两句我会好好用进我的毕业系列里23333

评论(6)
热度(109)
  1. 阿莲昼道 转载了此文字

2017-07-03

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