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昼道 —

【露中】若你坠入爱河(机场公共钢琴四手联弹梗)

注意事项:

1、梗来自b站视频《【街头表演】9个不可思议的街头表演》(av12132110)

2、关于钢琴乐理部分都是我瞎掰的

3、一篇完结,OOC有

----------------


巨大的落地窗外落着瓢泼大雨。

大厅内,行色匆匆的人来了又去,尽管肤色与性别都不同,却会不约而同地忧愁地朝窗外看一眼,再无奈地低下头去,

不约而同的还有航班时刻表上的一串“延误”字样。

这场雨对于热带国家来说再正常不过。尽管它是如此迅疾,让人措手不及地,在五分钟内聚起雨云,再在两分钟内倾盆而下。

“这雨什么时候停啊……”

坐在候机厅里的一位白人女性低声抱怨。身旁素不相识的游客略显烦躁地侧了侧身,张了张嘴,却只有一声叹息。

这雨下得是有点长了。半个小时过去了,雨势却未见减弱,反而在不远处又有云絮蒸腾而起,大有边下边蓄,正巧抵消的势头。候机的人群抱怨声越来越多,沉闷的嗡鸣,好像这窗外的乌云一般,黑压压地盖在每个人的胸腔。

一声振翅。

哀怨的嗡鸣声突然为此减弱了些,人们纷纷竖起耳朵,直起身,好奇地寻找着声音的来源。

振翅,轻灵欲飞,伸着双翼却不疾不徐地,婉转啼唱。

不远处,公共钢琴响着一串又一串温和的音符,那灵巧可爱的啼唱声,正是从那边传来。坐在钢琴前的人,是典型的斯拉夫人长相,体格健壮,手指却异常灵活地在琴键上跳动。他闭着眼,身体随着手指的移动而轻微摇晃,一副非常入神,陷入自己的世界的感觉。尽管窗外雨声宏大,但钢琴声依然如此清亮地响彻了候机厅,这让烦躁等待着航班恢复的人们又一次不约而同,露出了微笑来。

“这首歌真好听,歌名是什么呢?”一个红裙女子偏头问着一旁的友人。

“不知道呀,我从没听过这一首歌……”穿着黑T恤的女子摇摇头。

于是她们继续入迷地听着这位东欧男子的演奏,为这节奏轻快,但旋律颇为陌生的曲子着迷。歌曲是什么名字,属于哪个国家,什么民族,被谁所演奏着……无论知道与否,永远不会对听众造成阻碍:毕竟,它只需要动听就可以了。

候机厅的人们显然也都是如此认为的。即使对这位演奏者毫不知情,但是他们依然无一不沉浸在美妙的乐声中,不再埋怨窗外始终不停的大雨与迟迟未到的飞机,甚至开始有点希望这场雨能再长一些,再久一些。

那位演奏者却好像并不在意人们暗自的想法,也对,谁能完全猜透别人的心思呢!他只是顾自弹着,弹过了一段转折,渐渐地有要收尾的意思了。

“……姑娘,若你坠入爱河
可否答我一个疑惑——
你的心是否被对方牵动着琴弦
你的双眼是否只会望着那一个方向……”

他在心里哼唱着,随性地作着词,为他的即兴的作曲添上一些额外的东西。是的,这首歌曲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它仅仅是伊万·布拉金斯基在等着该死的航班时百无聊赖的产物。在和平年代,唯有爱情还能歌颂一番,也因此,爱情成为了泛滥的,不值钱的,随便挂在口上的东西。

对伊万这样的业余钢琴师而言,爱情题材演奏起来最容易也最安全,也更能博得大家的喜爱。别人的赞赏和关注是伊万最喜欢的东西,他也乐得以这样题材的音乐去自娱和娱众。

是时候给个略显忧伤的结尾了。伊万右手靠左,音符渐次降低,仿佛惊觉自己暗恋心上人的姑娘,苦恼地为自己的胆小怯懦而发愁。一个不完满的结局,恰是让故事更让人回味而显得深沉的要素。

突然,一连串高音和弦,突兀响起,将这即将收尾的遗憾强行打散。伊万猛地从自己自娱自乐的作词与编曲中回过神来,睁开眼睛,看向声音发出的自己的右手边。一只骨节分明的手轻灵地按在白键上,指甲修剪得很干净,比起自己的手来显得小了一号。那只手又连续弹了几个和弦,却不像是来捣乱,主音竟是贴着他自作的旋律的,分毫不差,显出另一番和谐来。

伊万不可置信地向上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身形瘦削的亚洲人,留着一头黑发,并用皮筋将发尾束起,柔顺地披在肩头。一时间,伊万没能辨认出这位不请自来者的性别,毕竟,那是一张很好看的脸,无论是对男性,还是对女性而言。

这首歌的确是伊万自己即兴创作的,因此他可以确信那人之前一定没有听过,也就无从练习。那人一下手便能贴着自己的旋律演奏,一定是刚才在旁边聆听并记住了的。

真有意思。伊万不禁勾起了嘴角。

伊万于是回到了演奏的状态中,双手继续以刚才的旋律继续了下去。他饶有兴趣地暗自观察着,想看看这位陌生人打算怎样演奏他的曲子。

只听那人轻巧地用他刚才的节奏打着和弦,规律的和弦仿佛时间的平缓流逝,听起来似乎是在思考,对着面前人好奇的探询,表示出谨慎的沉默。可这沉默并不显得窘迫,反倒有一种淡淡的从容与隐隐的自信。

对方不再沉默,似乎对回答疑问已是有所准备了。那人抬起了弹奏的手,任伊万重复着自己的旋律,然后在下一个八拍突然切入。

是变奏!伊万心头一跳。

依然是四四拍的节奏,但那人大胆地运用了多处切分,将本来沉稳甚至略带哀痛的旋律切得欢快活跃,并且带着几分答非所问的狡黠。那人的另一只手则在每一个弱拍上点了一下高音,暗自对伊万的曲子做了改动,使旋律变得更为生动起来。

弱拍增音和切分?很常见的套路。伊万对那人的水平做了初步判断。他干脆地让出了中音区,欲擒故纵一般,在低音区平稳地敲着节奏。那人很快反应了过来,双手向左平移,右手在高音区继续之前的小改动,左手则马上接上了伊万之前的旋律,整个过程惊人地流畅,这让伊万莫名地觉得心情十分舒畅,于是他偏过头,对着那人愉悦地微笑了一下。

那人一愣,随即也大方地笑起来,黑眼睛盛满了善意,使得那本来深不可测的颜色竟好像要透出光来。

伊万第一次觉得黑眼睛也是这么地漂亮。

一个短暂的对视,竟让伊万觉得浑身有些发烫,尤其是心脏那处地方,像燃起一簇小火,跃跃欲试的样子。

那人也好像有所触动一样,左手在老实地跟了一个八拍后,突然更加大胆地跃动起来,骨架还可以听得出是伊万的旋律,弱拍部分却完全变了一个样子,高低错落,跌宕起伏,就好像热恋中的姑娘,不管不顾地向旁人倾诉自己的心绪,会因为对方一句话改变一整天的心情,会恨不得时刻看着对方,眼里再容不下别人……尽管,尽管这份暗恋再苦,始终隔着重山,它毕竟是如此让人心潮澎湃!

这么联想着的伊万,回过神来时才突然一惊。那人演奏出来的感觉为何与自己最初即兴编的故事感如此接近?那人难道真的知道自己编这首曲的时候的想法吗?随即他又想到,这是作为音乐爱好者最起码的修养,再说,可能情绪都是这样的,两个人具体想的是什么还不一定一样呢。想到这,伊万突然又萌生了一个想法。他冷不丁将自己本来闲置的右手添了上去,恰好占了中音区的一半。既然要确认一下对方是不是真猜到自己编曲的意图,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那人并未对这突兀的动作表现出太多惊讶,只是不动声色地往右移了些。伊万的右手则因此得以顺畅地占据小字组,弹得更舒服了。显然,这位温和的亚洲人在照顾他的感受,这份来自陌生人的温情让伊万心头蓦地涌起一股暖流。

他敲了几个辅音,黑键的半音突然没来由地掺入,原先的旋律竟是被他自己更改了!本来欢快且明亮的旋律顿时掺进了少许阴郁,却也仍保留着切分节奏的精怪俏皮,这使得这份阴郁并没有过度沉重,而显得更像是少女的小小妒忌。


“我的心儿愿意被他牵动琴弦

我的视线愿意被他绑在身边

但是他从不知晓

但是他从不在意

他对别的姑娘那般柔情

却如此吝啬地 不肯予我一丝一毫…”


如果是别的情绪,别的故事,恐怕这个更改就显得十分炫技而毫无道理。陌生的音乐家,你能听出来我的弦外之音吗?

那人在下一个八拍很快地衔接上伊万的半音,在自己的和弦中也加上了黑键。他探究的视线落向那人,只见那人弹着弹着,突然漏出一声轻笑。这一声笑蓦地撞进伊万的心脏,顶掉一个节拍,突兀地制造了下一处停顿。

那人为什么要笑?伊万还没想明白的时候,那人在弹奏的间隙小声地说道:

“这蛮不讲理的爱情。”

年轻的,却又稳重的嗓音,在偏向男性的中音域中浑然响起。伊万终于可以确认对方的性别,那是一位亚洲男性,年龄应当在二十岁左右。虽然他说的好像是另一门语言,伊万没能听懂,但他莫名觉得,那人已经完全领会了他的意图。

他跟着伊万的旋律弹了又一个八拍后,突然迅捷地掠过伊万的右手,左手轻巧地敲了伊万拇指不远处的白键。伊万被这触感弄得一愣,他本来一直是对陌生人的触碰十分抵触,但这一会,他并不讨厌。他同时也敏锐地听出对方制造这一全音的意图,那人正好以此抵消半音的阴郁,用新添在同一位置的主音盖过了半音,使其沦落为伴奏和弦中的一员。嫉妒在爱情中是常见的,但不应被它占据,因为它会掩盖住爱情本身的许多美好。比如,一见倾心的愉悦,对于心上人的好奇,对生活与未来的期待,想让自己变得更好的决心,还有很多,很多的好事……

那人弹奏的音域慢慢变得宽广,修长的手指大开大合,一连串华丽的和弦渐次加入。琴弦在琴盖中轰鸣,登时压过了窗外嘈杂的雨声,也吸引来了别的候机厅里的乘客,里三层外三层地聚拢在这容纳世界的琴声旁边。

但演奏中的两人对外界浑然不觉,他们仅仅在揣测着对方的意图,感受着对方的情绪,敏锐地捕捉着对方在这首曲子中的任何一个改动。虽然是四手联弹,却默契得仿佛是同一个人在弹奏,自己一旦做出小小的修改,对方也会很快地修改自己的和弦,甚至在察觉出对方对音乐的足够敏感后,慢慢地,两人都开始尝试为对方做出修改前的铺垫,然后满意地听到对方在下一个八拍与自己一同弹出了改变。这份契合感,让两人都沉醉不已。

既然恋爱如此令人着迷……

伊万心跳加快,手上慢慢地也加快了节奏。那人紧跟其后,同时加快了呼吸。

让我们,相爱吧。

两个世界相遇了,两双手创造的和弦复杂却融洽地相合,两段如此不同的编曲以同样的节奏行进着。他们开始不再试图跟上对方,而是在相同的心跳声中,弹奏自己的音符。东方式的典雅从容,西方式的恢宏华丽,他们如此不同,却又如此和睦,共同谱写着这一首与众不同的恋歌。


“姑娘啊 若你坠入爱河

那我便告诉你吧

千分之一的几率使你爱上了我

而万分之一的几率 使我俩一起坠入爱河

爱情如此地珍贵而稀罕

它让两个如此不同的世界融为一体

遇见一次 就已足够这一生”


两双手同时停止了弹奏。

琴弦震动的轰鸣声却仍在蔓延,如水波一般荡开去。围观的人群也还久久地沉浸在音乐里,一时间没有任何人做出动作,只余下绵延的琴音,和两人急促而深切的呼吸声。

直到琴音完全消失,人们才想起来鼓掌。

两位乐手这会才从音乐架起的虚构世界中回过神来,他们站起来,望向四周鼓掌欢呼的人群,最后看向彼此,突然一起笑了起来。

这可真是一段奇妙的经历。

“你好!”“привет!”

他们一起向对方打招呼的时候,才明白过来,对方的确与自己如此不同。

“我是王耀!”“Меня зовут Иван Брагинский!”

然而他们继续说着,似乎确信对方能明白自己的意思。

“与你合作非常地高兴!”“Счастлив работать с вами!”

说完他们又一次哈哈大笑起来,并握住了对方的手。

伊万握着手,突然想起了什么,掏出随身携带的笔记本,在上面快速地写了些什么,然后撕下来递给对方。

王耀接过,一时却没明白对方的意思。伊万看着他的表情,单手在钢琴上敲出一段旋律。

iphone的默认铃声,这下王耀彻底明白过来了,他露出不可思议的笑容,看看纸条,又看看伊万,伊万故作庄重地点了点头。

人们自然也明白过来,突然爆发出一阵善意的笑声,与各种语言组合起来的起哄声,王耀甚至好像听到了一句用自己母语说的“在一起!”

王耀想了想,掏出自己的手机,将号码输进去。过了几秒,伊万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看了一下屏幕,挂断电话,输入了些什么,然后带着满足的微笑将手机放回口袋。

"Ladies and Gentlemen, may I have your attention please:
flight Brasili to Beijing is now boarding. Would you please have your belongings and boarding passes ......“

听到提示登机的广播,人们雀跃起来,纷纷向着自己的登机口走去。本来还密密麻麻的人群顿时散去大半。王耀也从座位上站起,他的飞机在延误了足有一个小时后终于到达,他是在六号登机口前候机时,听到演奏才循声而来的,现在他得回去准备登机了。

有趣的音乐家,他回过头向对方微笑示意,我要启程回家啦。

对方神色中流露出不舍,不过他并未做过多挽留,只是给了对方一个朋友间的拥抱以后,回到了钢琴前,弹奏出一首王耀十分熟悉的离别歌曲来。

你竟然会弹《送别》!王耀脸上又一次露出不可思议的笑容。这首意在送别的歌却让王耀有些走不动了,他站在对方身后,像最开始观察他的弹奏一样,掐着对方的节奏,在末尾处轻轻地敲上高音和弦。


“长亭外 古道边 芳草碧连天

……

知交零落 但愿再相见”


敲完最后的明亮和弦,王耀终于离开了。

伊万转过身,安静地看着对方跑向登机口,黑色的马尾在脑后一荡一荡,末了,还随着对方朝自己挥手而轻微晃动作别。

那时,他们彼此都没有想到,这次离别,只是下一个故事的开始。




END

---------------

后记:是看了b站上那个《【街头表演】9个不可思议的街头表演》中第二名的四手联弹突然来的灵感。音乐上的契合真是不需要国别与民族的,妙不可言的事情!

自己没有学过钢琴,靠着小学级别的乐理胡诌瞎掰,还请见谅,也请别太认真对待_(;3

俄语翻译也是机翻的,机场广播那段英文是国内机场的英文广播,没有特意找外国机场的广播词【过去碰到啥都要考据半天的小天使川不存在了……

其实本来还有点想写那个视频里插香即兴演奏的吉他手,或是背负着故事流浪的钢琴诗人,不过感觉还是没有这个梗的CP感强!XD

写的过程中也加入了很多自己的隐喻,本来还想加一点更苏的比如站着的人两边跑,弹完高音弹低音,或是伊万让王耀坐在凳子上,掌控着主旋律,自己则左手低音区右手高音区把耀包在怀里啦……体型差就该这么干不是吗!但是,嗯,加进去还得写好长,懒啦x

就酱!



评论(4)
热度(198)

2017-07-23

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