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昼道 —

露中的一些赛博朋克风脑洞XD

——

他张开双臂,似是要模仿鲲鹏,又像是要做普通的飞鸟。他脸上充满了安静的狂热,一如猎户座边缘燃烧的大火,或是十万光年外爆发的超新星,又或者是,山雨欲来之前满楼的风。

“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

在他的背后,高楼错落,天际逼仄。五颜六色的广告招牌挤满视野,攀附在峭壁一样的大厦墙面上。巨大的女人投影向穿梭的飞行车搔首弄姿,坐禅的老人垂手捻着发光的旋转灯。五彩斑斓的光打在推销员和星探身上,照进醉汉倒成一片的街道角落。

也将他的身形勾勒得更加光怪陆离。

似乎这个词不该这么用。霓虹灯光和探照灯交错着刺痛他的义眼,他把围巾向上提了提,遮住自己忍不住要勾起的嘴角。

他隐隐地知道对方下一句要说出什么。那是一句暗号,所有人都将被这句话鼓动,像飞蛾一样前赴后继地扑向光明和自由。

“故曰,圣人无名。”

那人收回假扮翅膀的双手以后,一双更加巨大的羽翼忽地在他身后撑开。他向他伸出手——

“你愿意舍弃你被强制赋予的'姓名(code)',加入我们吗?”

是为,逍遥游。

——


“逍遥游”,Comtupia城中为解放受压迫的市民而奔走的民间组织,其建立者鲲鹏是一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而人称阴阳鸟的王耀在无名圣者(逍遥游中的成员如此自称)中名气最高。而“红线电话(вертушка)”则是一个逐渐消失于都市传说中的组织。有人说他们是第一个敢于揭竿对抗强权的组织,也有人说正是他们使得Comtupia的统治变本加厉,但这一切,只有曾经红线电话的上线(意为首领),人称Big Brother的伊万·布拉金斯基才知道了……


——


他的上线摁住他的脖子,咚地一声,砸向了地面。

“再说一遍,我的小白兔,”上线戴着狰狞的狗熊头套,露出的紫眼睛冰冷异常,“你想做什么?”

“离开……组织……”感受到脖子上的手越收越紧,他本能地开始挣扎。尽管害怕异常,但他更害怕继续待在这个残暴恐怖的狗熊身边。

“你好像忘了,”上线的语气很轻松,甚至还有隐隐的笑意,“你没有选择的权利喔。

“我,的,小,白,兔?”

要死了。他绝望地翻着眼,颈骨在对方手里嘎吱作响,碎片似乎扎进了动脉,他感到一阵令人作呕的血气涌上喉咙。黑暗中艳丽的光芒变换着炫目的色彩,照得他眼前一副天堂的景象——不,怎么可能是天堂呢,他会从这个地狱,掉到下一层地狱中去。

他感到对方在吻他,真恶心……此前他的上线无数次吻过他,在桥上,在雨里,在廉价旅馆的肮脏床单上,在街边光照不进来的角落里……

他曾经感受过爱。

但此时,他宁愿那一切从来没有发生过。


——


“幸好我留了这一手……布拉金斯基。”

他头一次对他直呼其名。

王耀居高临下地看着抱着头,瘫倒在地不停抽搐的伊万,摸了摸自己还留有印痕的脖子,突然发力,狠狠地踢开对方抱头的手臂,再一脚踩上对方的后颈。

电流烧坏了伊万一部分的脊髓,展现在外的只是对方后颈处焦黑的皮肤。灼伤的热感还没散去,王耀的靴底传来死亡的温度。

“你还是大意了。”王耀看不到对方的表情,他的心脏似乎也就不用感受疼痛,“我早就已经改造了我的右手。我花钱换了一个机械的,虽然还没有钱买最高级的型号,但是定点释放高伏交流电还是可以的。”

脊髓部分神经坏死,伊万已经连动弹都做不到了。王耀感到有些无趣,还有些惆怅。但如他所愿,那个曾经会为爱情跳动的心脏已经永远沉寂下去了。

“我没有选择的权利,呵呵……”王耀松开了脚,靴尖点了点地面,右手摸上自己的后颈,比划了一下又放下来。

“此时,没有选择权的是你。就让命运决定你该不该活下去吧。”


——


“它长得有点吓人,”阴阳鸟耸了耸肩,讲述他常年戴着右手单边手套的原因,“因为它是机械的,和正常样子的手不太一样。”

“不考虑一下生化植皮吗?”同伴问他。

“不……这样挺好,时常能提醒我,它是恶魔的一部分。”


——


“你说……换了大脑,没了记忆……还能说是以前那个人么?”

“不是又有什么关系……他现在可是只听话的小疯狗了!”面具男调侃道,“还不听话的话,就用你的黑客技术在他的电子脑里炸一颗核弹!”

“用不着,”阴阳鸟兴致缺缺地敲着代码,“他不怕核弹,怕会把他淹没的雪。”

尽管如此,他也没怎么黑进小狗熊的脑子里过。他家小狗熊总是下意识要把他护在自己身后,这让他还怪有些不爽的。


——

tbc

评论(18)
热度(397)

2017-12-30

3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