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昼道 —

配文鸣谢:@切尔

屋子的更深处烧着炭火,雪花从窗缝隙了飘进来,晶莹的还未落下,就融进温暖的空气里。
“好冷啊——”
打个寒噤,又嘟囔道:“好暖和啊。”
他便笑了。
“究竟是冷还是暖?”
鬓角的碎发落到他的膝上,裹了裹身上棉麻布衣,嘟嘟囔囔的睡去了。
于是手中的书也入不了视线,终是叹了口气。
啊,真是一场好雪呢。

————
嘿嘿大概是大诗人嫌冬天自己一个人在家太冷就来僧人这里蹭吃蹭喝蹭柴火(?)作诗的时候想着想着就累了,顺势再蹭了个枕头的故事(?)

一场好雪呀!

评论(7)
热度(5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