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昼道 —

瞎说

其实很像了。
我因为曾经特别喜欢露中,特别认真地去理解了xx主义,他们的理论,他们对世界的看法,以此去揣度(我所认为的)露中俩的内心。因为是在上大学以前去了解这些的,所以看问题很多时候还是带有高中政治课本以及所有其他课本有意无意灌输和培养的一套三观。直到我上了大学,在专业课上,讲师们教授们一开始便说——多看书,把高中那套理论成见丢掉,好好看书。事实上,虽然我依然没有能对我的专业乃至我的母校产生归属感以及成就感,我也最终决定了转行,但是,我从现在这个专业获得的东西,大概也会成为我人生中最不可多得的东西。
总而言之,以这个契机,我脱离了高中以前的三观,开始从另一个乃至许多别的角度去审视xx主义。
也或许是我有某种程度上的粉丝滤镜23333我即使脱离了之前的三观,以多少是批判的眼光来看他们,经历了一次又一次大大小小的幻灭,而仔细回想和对比之后,依然觉得,那是真理。
就算现在有无数多的理由去旁敲侧击地批判xxx主义理论的细枝末节的部分,它的主干部分,依然是真理。
当然,我作为一个成天“不务正业”的人,书读的不多,记性也不好,逻辑能力也一塌糊涂,对很多理论的理解依然停留在皮毛……但是至少在现在这个程度,我或许算是一个xx主义者。
但是,我十分抗拒入dang,十分。
之前我说不出这种抗拒的感觉具体是从何而来。或许是家里老人逼得太紧我产生了逆反情绪,或许是身边人都随大流地申请了写材料了而我十分清高地拒绝随大流,或许我被本专业所学的东西带得整个人都右派了,也或许是我和导员说的,“未来打算出国所以这个身份可能是个阻碍”。
但刚刚好像模糊地想明白了,都不是的。
因为太过相信了,所以任何一切看上去比较修正的,接地气的,过于人情味的……我或许可以站在外面去看,去思考,但我一点也不想参与其中。
毕竟,我所相信的,理解的,太过理想化了。我宁愿看着别人去做错,或者看着别人做对而心底里慢慢去纠正和相信,也不想自己去做错,或者被裹挟着去做错,特别是,借真理之名,去做错。
曾经我在基层单位实习,亲眼见着组织上机械地下发指标,而成员们机械地执行。我太讨厌这样的了。我虽然完全明白和理解这样的行为,但我绝对,绝对,绝对不想这样跟着去做。
可能,就这一点,实践出真知上,我不是一个xxx主义者。

评论(6)
热度(80)

2018-02-20

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