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昼道 —

【轩染拉郎/林凯x住田祐一】让他降落――第二更

想拿钱讨美人欢心的凯哥马上就吃了瘪哈哈哈!凯哥你要知道住田的攻略难度是满分五颗星!

数字五一颗坑橘:

cp:林凯x住田祐一
电影出自:《非凡任务》/《庸才》
磨磨唧唧总算有点互动了OTZ
这文实则林凯的流水账日记――我在日本到底怎么就搞到了一枚媳妇儿?(你还没搞到呢)
感谢 @昼道 的投喂,给你比大大的爱心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日本这样的发达国家,800円能买到的居所只是一块见方三米,由铁皮和防雨布圈出来的区域。板房四下透风,潮湿的空气裹挟着水波与死水湖海藻味的恶臭,环境甚至还不如云南的戒毒所干净。
林凯蜷着双腿才勉强躺在单薄的褥子上,背进几个日常用语句式后胸口就开始因头顶昏暗的灯光憋闷起来。
摸摸口袋,烟早抽完了,毒戒到一半的男人最近少了点尼古丁做安慰剂,就容易焦虑,胡思乱想。
林凯合上了手里的字典,扭着疲倦的脑子思考一星期內的安排,不时抬手驱开被光引来的蚊虫――他要和它们呆在这条深海黑角鮟鱇的腹内同归于尽,葬身深海了――自从被老鹰扎了吗/啡,林凯的想象力可是比以前生动多了。

“硬性毒/品对中枢神经系统的毒性作用和恶性刺激都极其直接。”
戒毒所里的教官最会说的就是这句话。

必须快点弄到药才行。
日语也要加把劲补上去。

“那么你打算什么时候去死……”最会念书的刘浩军出现在他对面,“林凯,快点去死。”
“……滚开!”
潜意识的戒备令林凯叫了一声,随即恍惚庆幸自己是睡着了,不是毒/瘾发作。而在他的梦里,他看到两个自己并排走在一条陡峭的绝壁?只上,每步都有稀松的沙石和泥土自脚下崩裂,飞快的坠落。

再睁眼,天光苍白。
不隔噪的板屋远处是几个人用日语乱七八糟的叫嚷着,林凯捂住疼痛的脑门,挣扎看了眼腕表上的时间,娘诶,下午3点,这一觉睡得可真够没紧张感。
他迅速从怀里套出手机,迷迷糊糊的暮光聚焦后翻到几通未接来电,和线人依旧简短的文字讯息。
……貌似是一串地名。

走出板屋,林凯的头顶是阴云在空中堆积,翻滚,日本的雨天有草涩味的征兆,透人心脾。
这天气好极了,完全不似金/三/角灼人的烈日。
举着牙刷的男人望了眼依旧在侵蚀陆地的死水湖,寻思洗漱洗澡的问题怎么解决,至于这破地方还要不要继续住下去,又是另一件事。
然而争吵声还在继续,很快,拳头敲上皮肉、人摔倒在地的闷响让林凯终于决定先往高处去,他的视线一越过土台,正好撞上个模样恶劣的男人一脚踹上昨晚那小房东的肚子。

“你耍我呢!混蛋!”
“当父亲的找孩子要钱!算怎么好汉!”

如此吼回去的爷爷是昨晚把林凯指来住店的路人,在他背后,还有另外三个畏畏缩缩、不敢上劝架的中年人――不劝家暴也是日本礼节的一部分?――‘父亲’这个词,林凯可是听得很清晰。
“你的父亲?”
林凯低头问,瘫在地上的小孩儿仰头,眼神发死的盯着他,还有他脑袋远处晦暗的天色。
完了,好好个大儿子,打傻了。
“你这个家伙哪来的!”
“是租客……”
“我没问你!滚开!老东西!”
大约是感觉横插一杠子进来、半胳膊纹身的林凯不太好惹,那混蛋嚷过这几句没了后劲儿,推开挤在自己背后的四个老窝囊废,骂骂咧咧的走远了。
警报解除,不知是谁叹了口气。
瘫在地上的小子突然翻身给林凯推了个踉跄,他窜进屋子,用力砸上门板,动作不比缅甸的猴子慢几分。
“喂,你这……”
林凯没辙,只好从泥地里捡起自己脏兮兮的牙刷和毛巾。

“欢迎加入我们!新客人!来!干杯!”
“不,在哪刷……”
“别客气,先干掉这罐再说!”
其实日本的啤酒度数很低的,林凯闷完两罐后摸了摸嘴,思路越来越清晰――这附近的人因为海啸无家可归,住田家的房子幸免于难,自然就做起了租赁的生意。然后,这几个揽着他的肩膀喝酒的大叔都是些很怂的灾民,没用到只会哭咧、哀伤自己被泡在水里的过去。
“他们母子都很可怜,林……嗝,林桑,住田,住田可是个好孩子。”
人情儿十足的夜野吐着酒泡,用力拍打着杵在土堆上的油漆桶。
“晚上在这洗澡的话还可以看星星,这很棒吧,都是托那孩子的福。”
“吵死了!你们! ”
话题男主角大声抱怨着走出黑漆漆的屋子,抬脚踹开林凯架在桌子上的长腿。住田一出来,在湖边撒酒疯的醉鬼们全都围拢过来,众星捧月似的对他说个不停。
“住田君要去哪?超市吗?是要准备晚饭了吧毕竟都是这个时候了。”
“我又不会做饭给你们吃。”
“那今天请买啤酒回来吧!拜托了!”
“你们都有交过房租吗?”
超市哦,林凯一拍空荡荡的裤口袋,跟了上去。
“你干嘛?”
夜野口中的好孩子一脸警惕的瞪着林凯,跟手捏住自己的鼻子。
“喔哦,好臭,你身上都臭死了!”
“哦……”
在东南亚一身臭汗都没被人骂过的林凯无比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我想知道超市在哪。”
“原来你会说日语啊。”
“一点点,很差。”
“嗯,刚刚这句完全错了。”
“……哦。”

卷石市热闹的商业中心和租船屋所在的难民区之间有往返巴士,住田给林凯指过时刻表,再次翻过白眼嫌弃了他的个人卫生。
为了自保尊严,林凯等车时站在下风口,又让这混小子先上车,自己专挑了个离他老远的位置,干巴巴盯着窗外渐入现代的街景。
结果后半程,俩人下车又并排走了一段路也是没话,住田不知为啥阴着脸,遛狗似的把林凯领进一间面积不小的便利店。
香烟柜台全是东南亚没有的盒子,可把林凯这老烟鬼美得俩眼发光,跟手演出一番‘鬼子进村’式样的采购,边拿边感慨发达国家的物质丰富。
到他结完账出了便利店,住田已经冲扭蛋机歪脑袋瞧了好半天――他手里的袋子看上去沉甸甸的――林凯从旁边一把抢过来瞧了瞧,只是啤酒和几袋泡面。
“喂!混蛋!还给我!”
“你喝啤酒?”
“我不喝,快把袋子还来!”
还给那几个窝囊废买啤酒啊,这孩子,难怪讨老家伙们的喜欢。
林凯两只手拎住这三个大塑料袋,努努嘴,成功的让住田的眼刀变成疑惑。
“干嘛?”
“左裤口袋里有钱,我的房租。”
住田犹豫了一会儿,终于是把爪子伸进林凯的裤口袋,揪出那张热乎乎打卷的纸钞,五千块,就是他昨晚没赚着的。
“这是……”
“是真钱,是这星期的房租。”
钱慢吞吞的塞进口袋,他瞥了眼林凯,扁扁嘴,两道浓眉拧成一对麻绳,五味杂陈的表情里唯独缺了林凯以为会有的开心。
“回去了。”
住田闷闷的说完,开始往车站走。林凯依旧拎着所有的袋子跟在后面,看小矮子脑顶浓黑色的发漩儿,他隐隐觉得自己是戳着了住田的哪根软肋,又想不明白,随口嘟囔出一句中文。
“这钱掏的,真亏,死初中生……”
住田猛回头。
“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
臭小子,耳朵还挺贼的。
“快点,我们要错过最后一班巴士了哦。”
住田摆摆手,林凯赶紧快了几步。

TBC

评论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