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昼道 —

【轩染拉郎/林凯x住田祐一】让他降落——第三更

嗷等等你竟然还发了这个,一天两发不能更勤快!

数字五一颗坑橘:

cp:林凯x住田祐一


电影出自:《非凡任务》/《庸才》


线人‘彦’是《庸才》里面的角色,不是特别主要,所以借来用一下。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要的东西什么时候才能拿到。”


“就快了,快了。”




今天,单字称‘彦’的线人今天主动打来电话,声音比林凯的预期年轻很多――这个人有问题――简短的对话后林凯如是想到,没有证据,只是感觉,凭他心底暗涌的烦躁。


“在这条路上搏命,就要相信自己,尤其是自己的感觉。所以你不要怪我,林凯,怪只怪你让我觉得你他妈就是警察派来的卧底。”


老鹰用枪指着林凯的脑门时这样说过,扎吗啡时也说过类似的话。别看他和李建国是死对头,但很多东西,尤其是混江湖的求生技能,林凯自认从那个金三角的狠角色手里学到的比李建国教的要实用很多。


将手里不知第几根烟蒂丢在地上撵灭,林凯依旧不时望去远处的建筑――金子贷款公司,这几个大字就贴在百叶窗衬底的玻璃上面,光明正大的让他没法不怀疑那线人提供的地址有错。


“高利贷在日本是合法组织,很多人去借钱都是被生活逼迫,没有办法。”


最近莫名其妙对林凯很好的夜野大爷倒是这么说过,所以是用合法的组织框架掩盖交易毒品吗?那收集证据就非常关键了。


几个当地的黑社会想疯到什么程度才敢玩出跨国的动静?


现在联系组织会不会暴露?


最坏的状况无非是这次任务本就是个陷阱。然而谁也说不准一次任务的潜伏期会有多长,像是上回,林凯在金三角蹲了两年才摸着联老鹰的外线。这次在日本,鬼知道他又要消耗多少时间。


说得好像自己的命很值钱似的。


思路不通,也不知道自己这一上午的蹲点算不算浪费时间,林凯烦闷的撸了把头发,合上手里的日语书歇了眼睛。


卷石市区的小公园里有很多无业游民,这些人和林凯一样坐在花坛边,却比他更无所事事、呆滞的晒着太阳。相较之下,花花草草倒是比人幸福多了,它们会光合作用,吸收免费的阳光就能过活。


所以,为什么不去找份工作呢?日本已经是全世界数一数二的和平国家,没有瘟疫,没有枪械泛滥成灾后的死亡,努力挣扎的话,多惨也应该还能活下去吧。


如果不是任务在身,如果毒瘾永远不会发做的话,说不定哪天自己也去打份工,做个平平凡凡的人……




快醒醒,林凯。


趴在林凯心里叫做刘浩军的阴影又来敲碎了他的白日梦。




这一天仅有的收获就是林凯记住了许多人的脸,进出贷款公司的人有男有女,嗯,还有住田那个小鬼的爹――那老混蛋被小喽啰似的人物一脚踹出门,滚到地上,爬起来还要点头哈腰着与对方道歉,毫无在自己儿子面前凶暴卖狠的骨气可言。


林凯将脸躲进树荫,边围观边想起一首老歌,叫什么来着……世界真细小。




卷石本来就是个细小的城市。




公交车不许抽烟,林凯一下车,赶紧给自己的嘴里塞上过滤嘴,才接着往租船屋走。路过土坡的街灯,他抬头去望吊在灯泡顶处的监视器,几口烟吐出去,听见背后冒出女孩子又尖又甜的声音。


“住田君!等等我!”


回头,是穿着制服放学的小房东和另一个甩着长发的女生。


老实说,在难民区这种无政府管理的地方还有正常运营的初中也是很厉害了。林凯记得第一次听夜野提起住田还在读中学的时候,嗯……还挺震惊的?


“住田君!”


追在后面的女生又在叫了,不过小屁孩儿木着张臭脸不做理睬,径直晃到林凯身边,才从脚面撩起眼皮,看看路灯又看看路灯下的人,懒洋洋的说道。


“别看了,坏的。”


夕阳就趁这空闲照满了林凯眼前的小脸。橘调暖化了住田表情里的冷漠,同时又几许柔化了他五官中细腻的曲线,男孩儿的睫毛狭长浓密,遮天蔽日,所以林凯在住田的眼底看不到一丝光,只有黑暗。


可惜了,明明这双眼睛生的如此好看。


“住田君!”


气喘吁吁的女孩总算赶上并揪住了住田的袖子,住田转头,用力甩开她的手。


“烦死了,不是叫你不要跟着我。”


“并没有哦,我家本来就住在你前面。”


林凯笑呵呵的瞅着这对闹变扭的小情侣。


“住田君,你女朋友?够早的。”


他第一次念出这个名字,好像……没错吧?林凯不懂住田为何会因为这个称呼惊讶到半张了嘴,不过很快,他咧开嘴角,微笑里多了些扭捏的意味。


“那个,女孩子才会用‘君’来称呼……”


“你好,陌生人,我是住田君的女朋友茶泽景子,请叫我茶泽。”


“去死!你才不是!”


这位名叫‘茶泽’的日本女孩根本没介意住田的驳斥,她蹦哒到林凯面前,非常活泼的鞠了个躬。


“我是住田的同班同学,就坐在他旁边。”


“我……就住在这。”


林凯指了指死水湖敷衍,懒得与这群小孩儿牵扯太多。他走在前面,身后跟着同路的初中生。


住田不爱说话,茶泽正相反,她好奇心旺盛,像只叽叽喳喳的麻雀。


“这个人到底是谁啊,住田君?喂,纹身先生,你是哪来的?这真的是纹身吗?好厉害哦!”


我明天就去买长袖穿,林凯不说话,假装没听懂。


“他啊,他大概是小偷……”


“哦哦,原来是这样。”


……这是什么反应。


林凯低头去瞪与茶泽胡说的住田,没想到这家伙洋洋自得的眼神直瞅着自己,明显是故意而为。


“比起偷东西,你其实是藏在这里,想杀人吧,还是已经做了?”


生怕林凯听不懂发音似的,住田缓慢吐出‘杀人’的字眼,然后就被茶泽捅了肘击,变回孩子的模样,嘶嘶的喊疼。


“住田君,你怎么能这样说呢。”


“我没有错,这里有没什么好偷的。”


林凯没说话,不知作何感受――他在老鹰手下见过很多没爹没妈的孩子,但他们哪个都不似住田,有这么多复杂阴暗的想法。


……大概,是日式青春期吧。


“偷啊,也可以。”他斜着身子在住田耳边嘀咕了一句,“我不是才给过你五千块。”


“啊!靠太近了!”


茶泽一把推过来,林凯便打了个哈哈和他们告别,快几步下坡回去自己的板屋。




林凯知道到刘浩军是对的。


卷石市并非一个值得喜爱的美梦――它是烂掉的瓜果,等待着腐掉最后一层光鲜亮丽的外皮――而正在侵蚀这座城市的病毒也都滋生在它的每个住民体内,伺机而动。


住田祐一并不例外,毕竟他的父母已经成为了这滩硕大腐烂物中的一部分。




敲了敲租船屋的窗算是和趴在后面的住田打招呼,林凯举起手里的泡面……


“我来借热水,住田,作业写完了吗。”


“要你管。”龟趴的小孩儿哼了一声,冲林凯努努嘴,“门没锁。”


住田每晚都在呆这儿,说是看店,还不如说他是在看这毫无风景可言的夜晚。


也正像他所言,林凯脱鞋迈进的房间装修廉价,家具用品都在维持日常生活的最低水准。好在餐台被收拾的很干净,在东南亚混太久的男人也谈不上洁癖习惯。


“你吃了吗?”


“哦……”


意义不明,林凯依着橱柜开始吸溜自己的泡面。住田等他快吃完还趴在原处不动,直到屋外车灯晃动,引擎熄灭,才立起自己耸在窗台上的双肩――原来是在等人。


门被打开,进来个齐肩黑发、衣着年轻的女人。


“喂,住田,今晚那家伙来过了吗?”


“还没有。”


“唉?这个人是谁?不是说过不要让那群老家伙进来洗澡吗!”


“他不是……”


“啊,居然还是个帅哥。”


径直走到林凯跟前的女人夹着香烟,趾高气扬的将鼻子凑到林凯跟前,嗅了嗅彼此身上类似、腌入肌肤的烟味。


幸亏房间昏暗,林凯只隐约感觉这女人的眼睛轮廓和住田几乎一模一样,但她脸上疲倦的风尘气啊……他尴尬的放下泡面,往屋外挪。


“常来啊。”


女人吞云吐雾间,呵呵的笑。


逃到屋外,林凯踩上鞋子,抬头便发现窗户对岸的住田又趴了回去。他看全了这出再恶心不过的调情表演,枕着手臂又去瞧这寡淡无味的夜晚。


住田瞳仁深处的麻木落在林凯眼中,仿佛是那个年轻的身体内,某些器官已经死掉了。




那也是林凯与住田母亲仅有的见面。




转天上午,租船屋的空地上又是一阵大吵大闹。


茶泽风风火火的跑过来,推开圭太、夜野,冲进租船屋,大叫着,直到再次被赶出屋子。


“为什么没去学校!住田君!怎么了!”


“他妈妈突然出走,所以他要留下经营租船屋。”


“唉!”


“住田现在心情不好,你就让他安静安静。”


“没事的,没事的,都别哭丧着脸。”


山坡上乱哄哄一片里唯独没有那小孩儿的身影。林凯回过头,依旧坐在自己的板屋里,往死湖里丢了几颗石子。右手边,他的手机屏幕上还闪着几秒前新到的讯息。




“已经拿到了你要的东西,今晚见面。”




TBC

评论
热度(45)
  1. 昼道数字五南极刀客 转载了此文字
    嗷等等你竟然还发了这个,一天两发不能更勤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