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昼道 —

【露中】群星在上,你于我心。(突发短文1)

注意:1.天文小白,全程瞎编x

2.生造词凑逼格,放弃治疗的练习,没有文风。

3.全糖,放心食用。

————————

今夜有月。

早早便从各个星图类应用那里得知了Super Moon的消息,虽然知道所谓的“超级”不过是比平时的月亮大了肉眼不能察觉的一圈,不过作为合格的天文社社长,此时更是个在校内宣传本社的好机会。

风力小于二级,气温5°,能见度中等。王耀匆匆应付了今晚的结课考试,走出暖气熏人的教室,在北京的寒风中缩进了耸起的羽绒服衣领。

没办法,北京的好天气从来伴随着寒风存在。一旦没了风,夜晚能被重度雾霾迷蒙成蓬莱仙境……那时候别说星星了,月亮都看不清楚。每到了那种天气,王耀总要感叹一下自己祖国工业化的伟大成就。什么叫用生命在搞建设,大抵如是。

轻车熟路地从电梯旁边的小道摸上了楼顶,却发现平时冷冷清清的楼顶此时人头攒动。人类似乎对天上的一切有着天然的兴趣,宁愿是在这样寒冷的天气露着红鼻尖,手从口袋中瑟瑟地掏出来指向天空。指向的那处——那是未知的领域,披红戴绿的戏台——仿佛触手可及似的,在那边自顾自地唱念做打,毫不在意地任人们打量。

当然,在这样的戏台子上,有那么一位角儿是今夜的大梁——它将清晖水一般撒了一地,散出去映在背后幕上的光晕也仿佛水纹。平日里温吞着声气好像受了什么委屈,而今天似乎是一雪前耻,光亮得出奇,映得世界一片白茫茫真干净。

王耀直勾勾地盯着那圆月,如此团圆美满,使得他不由想起那句“但愿人长久”,接着想起那句被各种引用转发的名句“今晚月色真美”。不错,今晚月色的确很美,对面就有一对情侣就着月色寒风在……唉,简直比月亮还要晃眼。

那边自己的社员们已经把镜子组装了起来,将巨大的物镜对准了目标,而目镜后面已经排起了长队,好奇宝宝们跺着脚往手上哈气,兴致勃勃地和身边人讨论着月相和各路营销号的大新闻。王耀一看到那队伍的长度就默默决定暂时不凑这个热闹。再说,用肉眼就能看到的东西,用望远镜看也没多大意思。

最重要的还是一起看的人。

不知怎么脑海中就跳出这一句,把王耀自己吓了一跳。人?好好的月亮,和人有什么关系?

仿佛为了揭穿他的自我欺骗,手机在兜里突然闹腾了起来,振动也抖得他一哆嗦,伸手去掏的时候还险些让它脱了出去。几乎是狼狈不堪地,他把手机从落地的前一刻捞起来,像从光阴中取出一捧,点亮的屏幕即是寸金,从糊成一团的墙下黑暗中,他的眼被迫印进了那个名字。

伊万·布拉金斯基。

“喂?小耀。”

那边的声音还是那么清清亮亮,毫无杂质与心机似的。

“……嗯。”王耀只好这么应着,哈了一口气在左手,然后捂上右手暖了暖。

“你在看月亮吗?”带笑的语气。

或许应该说,那人和自己说话总是带笑的。

“是啊。毕竟是各大媒体都想凑个热闹的超级月亮,社员嚷着想看,于是顺便做了个路边。”王耀语调有些抖,在墙下来回地走着。风毕竟是有些大了。

“真巧,我也在做路边呢!”那边的语气从带笑变为雀跃。“可惜学校今天不开天文台,否则还能看一看在月亮旁边的海王星……不过我们也摆出来了镜子!主要就是给感兴趣的普通学生亲眼看看更大更清晰的月亮……啊,同学,那个杆子不能乱动噢,否则会把月亮跟丢的!”



王耀安静地听着,瞥向光影的交界,眼看着它慢慢模糊起来,融化成一片雪白的流沙。

“……我也提醒过他们,月亮今天的亮度会比以往高出三成,而且也会大出十分之一,所以与其用望远镜看,不如用肉眼……不过借着小黑的目镜用手机拍个照也是不错的选择,毕竟普通的手机很难直接拍出好的效果。”那边仍是兴高采烈地,话音一晃一晃,似乎还配上了手部动作一样。

耳听那边的叙述停了一阵,王耀琢磨着是不是该自己接着讲了,于是张了张嘴,却觉得嘴型有点异常,这才发觉自己竟然是傻笑了好久。他略有点窘迫地咳嗽了一声。

“怎么了小耀,你感冒了吗?”

那边马上就着急起来,仿佛自己也感冒了似的:“今天天气的确是挺冷的,你那边多穿点衣服,风大。”

王耀忽然就觉得,从胸腔里,暖流咕嘟咕嘟地往外冒,熨得他全身都有些发热。

于是他笑着回了一句:“好。”

忽然又转过念头来。这样岂不是默认自己生了病?于是他马上补了一句:“不过我没有感冒,刚刚就是…可能是灰尘进了喉咙吧。”

“是吗……不过听你也没有鼻音,应该确实没事。”那边低声咕哝了几句,然后便很快转了话题:“小耀,幸好今天是个好天气呢!”

“是啊,听说昨晚月亮就很够意思了,但是霾太大了,黄乎乎的。”王耀说着,转头去看天边那轮满月。它比之前的位置偏西移了一点,这回正好在王耀头顶的位置。他仰着头看它,像教徒看着神祉。敬仰之余,还有暗暗的欣喜。

“但是今天才是十五哦?”伊万的话尾轻轻上挑,同样微微仰头朝向月光。

王耀失笑:“怎么,你也懂中国的阴历?”

“略知一二。”虽是谦虚,却不免有自满的意味。王耀也无意指责,只是轻轻笑了一声。连成语都用得这么溜了,反观自己,连俄语的变格都弄不清楚。

“你笑什么?”那边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却又提高了音量,给自己壮声势似的,“我和你说,我还知道你们中国人给月亮编的故事,也知道你们最喜欢的关于月亮的那一句诗!”

王耀好不容易忍住了笑,故意装出严肃而不相信的语气:“噢?你说来听听?”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饶是伊万觉得自己好像记不太清楚,也只得硬着头皮上了:“你们中国人编的那个故事,是有个叫嫦娥的女人(这里的娥字还被他忍不住卷了大舌音),自己想得道成仙,就把丈夫的仙药吃了,结果却遭了报应,只能永远守在寒冷孤寂的月宫里。”

王耀这回真的忍不住了,一串杠铃般的笑声在墙边爆发:“哈哈哈结果伊万你记住的是最埋汰女性的那个版本,你这样是要被中国女性怼的你知道吗?”

“我,我听过所有版本的!只是正好一下子只想起来这个!”伊万委屈地直瘪嘴,“好了你别笑了,有什么好笑的!”

是,是没什么好笑,但是王耀就是想这样做。他在伊万尴尬万分的沉默里笑得前仰后合,似乎觉得心里有什么地方放松了很多。

伊万攥着手机来回走了几步,听到笑声弱下去了马上邀功一般急急地说:“别笑了,我给你背诗!这回保证让你笑不出来!”

等下,伊万,让人笑不出来不是这样用的。

王耀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那边清了清嗓子,开始了背诵。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抑扬顿挫的语气,平稳与波折都恰到好处,真不知道这是天分还是情感相通。伊万的声音很好听,他必须承认。尤其是认真起来的时候,低沉下来的声音褪去几分少年的稚气,稳重的仿佛是宣誓一般的庄严。

如同声声晚钟,撼动他的灵魂。

古人所见之月,是否就如今日这般鲜活?千古英雄俱往矣,唯余明月出天山。天道不可测,命数更是如此。然而,在这茫茫人世,总归是有自己能够抓住的东西——

王耀着魔一般,向着一处伸出手去。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合上手心。



月光在黑暗而温暖的掌心里融化了。同时有什么影像模模糊糊地在王耀的心里升了起来,白晃晃,亮堂堂。

“耀,

那边似乎也为之动容,语气苍茫辽远,好像蕴了整个壮阔的星河。

跨越星河,我与你相逢——

“今晚的月色真美。”

是的,月色很美,幸而与你共赏。

一下子有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却只成了一团白气。王耀笑了一笑,将心里模糊的光亮暂且压下去,转而和伊万聊起了下周天文观测的行程。他们从猎户座升起,聊到夏季大三角沉下山头。仙后正在头顶,那是银河系的旋臂中央,然后是双子星也没入东方的白色鱼肚。


今夜有月,月尽天明。


——

后记:昨天跟着天文社弄了路边(是不是该注释一下?路边就是路边天文的意思,是天文社平日里会做的活动,只要天气好以及社里有人想看星星,就可以把自家望远镜搬出来摆在路边观测,故称“路边天文”),于是写了这么一篇夹带私货的东西(咳咳)。昨天月亮又大又圆,却也没有媒体配的图显得那么夸张,所以对天文爱好者来说算不得什么大新闻…不过,有个由头出来看看天空聚一聚也不错。最重要的是一起看月亮的人呀。

你们都吐槽伊万的诗朗诵真是的~~我觉得这首诗可应景了~而且也足够脍炙人口到让半个中国通先生知道。怎么说呢,这也是我站在大月亮下和自家宝贝儿打电话时,突然就想到的一句诗。现在的科技真发达,马上就能知道我在和千里之外的人一起看着同一轮明月。嘿嘿,好像暴露了什么~

你和我,我们昨晚,也在看着同一轮月亮呀。

即使语言不同,国家不同,文字也不同。但是,我们头顶的星空,是相同的。

看月亮的时候,你又想起了谁呢?ヾ(✿❛3❛)ノ

另外,下周的确是要出去天文观测啦!如果有心情还会再更!本来确实有去天文台的机会,但是费用太贵了,一咬牙没去……所以我还是臭表脸的更新了,哎。

因为今年确实地留在天文社了,以后可能还会有更多私货夹杂!文笔渣得一比,请多指教(T▽T)

今年的流星雨,也期待和大家一起分享!

评论(6)
热度(59)